[日期:2021-01-13]
文章来源:泸州市委
作者:民盟泸县基层委员会 石玉梅

   砂锅里数小时的小火炆煮,羊肉退去腥骚,融入乳白色的浓汤,筷头轻捻,凝胶似的羊皮适时回弹,皮里残留的黑色毛桩清晰可见,随着香味的飘散,传来冬至对我们的召唤。

   砸吧一口羊肉汤,伴着父母的唠叨,白雾缭绕下,我们的身心都融化了。往年的冬至,都是打工人最忙的时候,年底赶货,年终冲量,哪里能回老家?即便叫一碗羊肉汤外卖,也是一种是奢求。哪里有小火慢熬?哪里有父母相伴?庚子年突来的新冠疫情,竟然把渴望变为现实。

   “我要嫁人了”堂姐冷不丁的冒一句。热乎的羊肉汤差点没把我们呛着,“你确定——”伯父、伯母异口同声的问道。

   因为一年的外出,老家人把所有喜庆都留冬春之间,一个腊月连着正月,一家挨着一家,甭提多热闹。就拿娶亲来说,迎亲的车队蜿蜒行进,大红的喜字依次排开,新娘子穿着雪白的婚纱,在娘家父亲的挽扶下,移步殿堂。上是绚丽的水晶灯闪烁,下是鲜红的地毯、鲜花夹道,前是婚庆公司摄像镜头,后是花童提裙逶迤,旁是数十桌亲友的见证。随着欢快的轻音乐,漫天飞舞的玫瑰花瓣,新郎单膝跪下的誓言,父亲缓缓交出女儿的手,千万叮咛下,母亲眼里不舍的泪,亲友此起彼伏的掌声......

5bb2-fyqwiqk1063659.jpg

   庚子年的腊月,核酸检测,高风险区域,一茬接一茬,人们哪里还敢有这兴致。婚姻是一个女人一辈子最终要的事,不说举家之力操办,也是全力而为。堂姐选择这个时间点结婚,多少会有几分冷清。甚至这个消息,搞得准姐夫也意外无比,“彩礼得多少,迎亲需多少车,送亲办几桌,你要金饰哪些,秀禾谁家——”准姐夫生怕煮熟的鸭子飞了,赶紧敲定细节。

   “我啥都不要,我只要——”隔着屏幕,我们都能感受到准姐夫的紧张。1秒,2秒,3秒......我只要你平平安安的归来。话一出,众人沉默,时间凝滞,只听得见砂锅里,羊肉汤的嘀咕。砂锅中掀起白波,咕咚咕咚的喘气,这一波下去,下一波上来,努力生长着,生生不息。微博里又在疯转今天的疫情日志,累计确诊数例、新增确诊例、累计死亡例、新增死亡例,赤红的加号,令我们窒息。

   “孩子们,喝羊肉汤了啰!还是伯父的吆喝打破沉默。今天是冬至,是个好日子,喝了这碗羊肉汤,咱闺女的婚事也定了。伯父一把拉过堂姐,看着堂姐微红的眼眶安慰到:没关系的,到时候,把院里院外都挂满红灯笼,没有十里红妆的迎亲队伍,我们就挂十里红灯笼。

   奶白色的汤面上,飘着红色的枸杞,黄色的橘皮,还荡着几根香菜,几许青绿的葱花,这是家的味道。的确,过了冬至就看得见春节。一碗暖暖的羊肉汤下肚,身子也暖和了,汤里仿佛飘荡着春天的暖阳,生长的小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