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21-02-22]
文章来源:宣传处
作者:张力


    民盟于1941年3月19日在重庆秘密成立当时的名称是“中国民主政团同盟”。 时,由于“皖南事变”的发生,国民党和共产党的合作遭到破坏,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危机四伏。国共两党以外一些主张抗日的政党和人士,迫切希望联合起来,为坚持团结民主抗日而斗争。于是,即以部分国民参政员于1939年11月成立的“统一建国同志会”为基础,成立了中国民主政团同盟。1944年9月,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在重庆召开全国代表会议,决定将名称改为“中国民主同盟”,由团体会员制改为个人申请参加。今年是民盟成立八十周年大喜日子。最近翻阅一些民盟料时,想起在一次盟员培训,一位盟员同志的最初几位民盟前辈怎样的具体条件下提议组建民盟?遂有心做了一些梳理,主要线索源于张冠生先生所著《从前的先生》一书形成以下短文,算是对以上问题的回答,并以此文祝贺中国民主同盟成立八十周年

成立民盟的两个直接原因

    民盟成立发起人之一左舜生先生在其《近三十年见闻杂记》中的叙述,“中国民主政团同盟”是民国三十年发起的。其直接的动机,系由于政府将若干不必除名的参政员一律除名了,大家觉得与团结抗日的宗旨不合,与推进民主的政治也有不符,因此才发起这样一个团体,以表示抗议。同时也觉得国共两党间的摩擦一天天趋于深刻,也必须有一个这样的缓冲力量,以保持对外阵容的一致。此处所说“政府将若干不必除名的参政员一律除名”,是指194012月23日国民政府公布了第二届国民参政会参议员名单,国民政府将一届参议员章伯钧等一些国共两党以外的著名先生排除在外,引发社会各界特别是一些小党派和知识分子的不满。“国共两党间的摩擦一天天趋于深刻” ,是指1938年10月日本侵略军占领广州、武汉以后,抗日战争逐渐转入战略相持阶段。1939年1月,国民党五届五中全会以后,成立了反共“特别委员会”,出台了防止异党活动办法共党问题处置办法沦陷区防范共党活动办法等一系列反共文件,国民党军队也在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根据地周围制造了一系列摩擦事件、甚至向根据地发动大规模武装进攻。《中国共产党历史》一书记载,仅在陕甘宁边区,从1938年12月到1939年10月,国民党军队先后制造摩擦事件150多起。1939年6月至12月八路军山东纵队遭到国民党军队90多次进攻,被杀1350人,被扣812人,掀起第一次反共高潮。1941年1月皖南新四军军部直属部队等9千余人皖南泾县茂林地区,遭到国民党7个师约8万人的突然袭击。除2千余人分散突围外,少数被俘,大部壮烈牺牲。蒋介石竟反诬新四军“叛变”,宣布取消其番号。这就是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是国民党第二次反共高潮的高峰。与此同时,国民党发动了一系列宣传攻势,极力鼓吹“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个领袖”,甚至叫嚣,“国民党是一切党派中的娇子,它以外的党派,根本不能与它讲平等,没有独立存在的理由。”国民党的独裁统治和对共产党态度的变化,全国团结抗战局面出现的新危机,引起了一些小党和社会各界,特别是高级知识阶层的关注。一方面,他们对国民党的独裁统治表示不满,感到自身生存受到威胁。另一方面,希望联合起来,行动起来,挽救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共同实现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他们认定中国抗战需要维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团结,呼吁国共两个大党维持合作关系,希望形成一种新的联合的政治力量来调和国共两党的关系。

发起成立民盟过程

民盟成立发起人之一梁漱溟先生在《我生有涯愿无尽—梁漱溟自述文录》和《梁漱溟问答录》书中回忆民主政团同盟的发起是这样的:1940年12月24日早晨,报上有新的一届参政员名单揭晓。梁漱溟先生展看报纸,见名额扩充,反而把原来为数极少的党外(国民党外)人士更减少几个,例如章伯钧等几位先生都被排除,所增加的都是国民党内的人。这样引起了梁漱溟先生对国民党一种非常大的悲观。他气闷之余,出门散步,走到张君劢家。却巧黄炎培、左舜生两位亦先后来到。四人聚谈,同声致慨。黄老兴奋地站起来说:“我们不该妄自菲薄,而应当自觉地负起大局责任来才对。”在互相敦勉的气氛中,张君劢即提出统一建国同志会不中用,必须另行组织。(注统一建国同志会成立时申明自己不是政党,其活动仅限于两周一次的座谈例会。)主张要秘密进行组织,并布置一切。必须在国民党控制不到而又极接近内地的香港建立起言论机关来,然后以独立姿态出现,不必向政府当局取得同意。大家一致赞成他的意见。后来事情就是按照这样做的。25日,黄找来了冷御秋、江问渔,正式研究了成立“中国民主政团同盟”。1941年2月10日即皖南事变发生不久中共代表周恩来与各民主党派聚谈,各党派深感有为民主与反内战而团结之必要。不久黄炎培、梁漱溟、章伯钧、张君劢、罗隆基、左舜生等人相约聚会,正式决定将统一建国同志会演变、扩大为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并连续召开筹备会议,起草中国民主政团同盟的纲领、宣言和章程酝酿领导人。1941年2月25日,在张君住所,召开民盟成立发起人会议。张澜、黄炎培、梁漱溟、张君劢、左舜生、李璜、江问渔、罗隆基、罗文干、冷御秋共十人与会。会上公推黄炎培为会议主席,正式决定将统一建国同志会改组扩大为中国民主政团同盟。据罗隆基在“和平”的确死了》书中回忆中国民主政团同盟是1941年3月中旬由十七个人在重庆特园一个秘密会上正式签名成立的。…开成立会那天,签名依年龄为次序张澜签第一名我签末名。到了3月19日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在特园开第一次全体盟员大会,推定黄炎培、张君劢、梁漱溟、章伯钧、左舜生为常委,并推定黄炎培为常委会主任(主席)。此外又推定左舜生为总书记(秘书长),章伯为组织部长,罗隆基为宣传部长。这就是民主政团同盟成立时简单的机构和人事安排。据有关资料介绍,会上还通过了《中国民主政团同盟纲领》、《敬告政府与国人》和《中国民主政团同盟简章》,确定梁漱溟去香港办《光明报》。数月后黄炎培辞去主席职务,又推选张澜为主席。1941年10月10日,在香港的民盟机关报《光明报》发表《中国民主政团同盟成立宣言》和《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对时局主张纲领》(简称“十大纲领”)。11月16日, 张澜率左舜生、章伯钩、罗隆基等人邀请国共两党代表和国民参政会中部分民主人士,在重庆举行茶会,公开宣布民盟成立确有其事漱溟是受民盟中央委托到香港办报,《光明报》是民盟机关报。由此,民盟活动由秘密转为公开。

政团同盟”到民主同盟

1942年1月,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加,中国民主政团同盟遂成为集合“三党三派”的政治党派(注:中国青年(青年)、国家社会党(民社党、中华民族解放行动委员会(第三党、中华职业教育社(职教)、乡村建设协会乡建派)、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救国会))1943年至1944年,苏联取得了斯大林格勒战役的胜利,成为二次世界大战的转折点。中国虽然战争没有结束,但战争双方的力量对比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中国的政治家们、各党派已开始思考战后国家的重建问题。但对中国民主政团同盟而言一个挑战延武先生在《水朝东—中国政党制度全一书中有一些分析中间党派由于自身利益不同,各党政治主张不同存在政治分歧,尤以民盟为甚。”一方面,面对国共两党就中国未来走向不同道路政治抉择“三党三派”政治主张时常不一,政团同盟”内部出现矛盾。其中,青年党较倾向于国民党,第三党、救国会较倾向于共产党,民社党、职教社、乡建派态度则较为中立。另一方面,由于国共在政治斗争中都需要支持者,因此成就了中间党派的活动空间,提高了中间党派的地位,在舆论一定程度影响社会,一些人士提出了国共两党之外走“第三条道路”的主张。为扩大社会基础统一内部意见增强组织力量,“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决定更名为中国民主同盟 张澜主席在《论中国民主同盟的缘起主张与目的》一文中说欲促成真民主的实行,仅限于党派结合之政团,其力量实嫌不足,必须扩大到国内一般要求民主、赞成民主的各界人士都来参加群起响应,共同努力,始能促成真民主政治之实现。于是把“民主政团同盟”的“政团”二字取消,改称民主同盟,以期全国之一致19449月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在重庆召开全国代表大会,会议决定取消团体会员制,以后盟员一律以个人名义加入,将“中国民主政团同盟”改名为“中国民主同盟”,发表《对抗战最后阶段的政治主张》。

一点启示

发起成立民盟主要人物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国民参政会参议员,都各省市“著有声望人员”和重要团体“著有信望,或努力国事,信望久著之人员”(注《国民参政会组织条例》对参政员的要求),都当时国共两党之外的著名知识分子。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他们以自觉地负起大局责任担当,走出书斋,群而不党”,抱团成势,组建“统一建国同志会”,继而改组为“中国民主政团同盟”,进一步发展为“中国民主同盟”,成就了当年中国最具政治色彩的文人组织。其影响之深远,直至今日之参政党的性质定位。他们本性并不热衷政治,大多素以教育兴国、文化传承、乡村改造、扶助弱民为安心立命之地,却以知识精英先天下之忧而忧”的情怀个人道德良知,影响着中国社会各个阶层,缓和调节国共冲突摩擦为稳定团结抗战的大局唤醒民众投身抗战起了积极的作用,为抗战胜利出了重要贡献。他们不掌握一枪一弹、没有控制一寸国土,不靠武装、不图政权、不占地盘,只凭文化和思想力量参与中国政治,在团结和民主旗帜下,活跃在国共两党之间,积极推动国统区的民主运动,为新中国的建立发挥了独特的作用。民盟先辈们忧国忧民的情怀令人感动、仗义执言的勇气令人钦佩、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令人尊敬。八十年来,民盟已经从发起之初的十几人发展到今天的万人,成为主要由从事文化教育以及科学技术工作的高、中级知识分子组成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民盟章程)。八十年来,民盟长期坚持“奔走国是关注民生,为国家 “出主意、想办法为民族“做好事、做实事”,同中国共产党在革命时期共克时艰,在建设时期共担风雨,在改革开放时期共襄伟业“是推进中国革命、建设、改革事业的一支重要力量”(中共中央致民盟十二大的贺词)。八十年来,民盟形成“热爱国家、学有专长、为人正派”的传统(胡耀邦同志语),“爱国的情怀、民主的精神、正直的作风、丰富的知识”成为激励和凝聚盟员的精神力量(民盟十二大工作报告)。进入新时代,民盟的后来者一定要认真学习习近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继承民盟的光荣传统,在思想上树牢“四个意识”,在实践中不断增强“四个自信”,在行动上切实做到“两个维护”,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做出新的贡献。2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