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19-04-25]
文章来源:学习文史委员会
作者:宜宾 陈明本

谍战剧《风筝》热播后,引发我们对宜宾籍盟员、地下军运工作者王侠夫深深的敬仰和怀念。

在成都市青羊宫傍边的文化公园内,肃穆的十二桥烈士纪念广场上,一壁红色的巨幅浮雕矗立在广场北面,英勇不屈的人物雕塑给人心灵以强烈的震撼,挣脱镣铐的手臂指向前方,地面三十六座墓碑中,有中共党员十四人、民盟盟员五人、民革成员三人、另为其他革命志士。

王侠夫的墓碑位列其中,墓碑正面呈45度角仰视苍天,仿佛在渴望着光明、自由和民主……

王侠夫(1918——1949),宜宾市高县城关镇人,中共党员、民盟盟员。1949年10月7日壮烈牺牲于成都市外西十二桥畔,时年31岁。

 

 

王侠夫幼时曾就读于宜宾高县城内周开镛开设的私塾,后进乡村简易师范,不久,又插入高县中学读书。他性格开朗活跃,勤攻读,善思考,好大胆发问,寻求知识,孜孜不倦。王侠夫与同学何雪松来往密切,特别要好,他们除共同钻研课堂书本知识外,还十分喜爱阅读课外进步书籍,追求人生真理,寻觅救国之路。

1936年4月,刘湘为扩充川军势力而举办的军官学校,打着川康绥靖公署陆军教导总队的招牌(因蒋介石不准地方军事机关办军官学校)在泸州招生。王侠夫与何雪松一道前往报考,被录取后编入第三大队当学员。

其时,这所军官学校中已有中共地下党员,并建立了进步组织“武德励进会”。

西安事变后,在中共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教导总队抗日救亡的政治空气更加浓厚,对国民党反动派所谓“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口号,给予公开驳斥;对蒋介石宣传的“和平未到绝望时,决不放弃和平”等不抵抗论调,大加抨击。

中共四川省委书记车跃先主编的《大声》等宣传团结抗日,反对内战,反对独裁的进步刊物,在学员中广为流传。王侠夫写过《事实胜于雄辩》、《民众自己的准备》等许多谴责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暴行的文章,刊登在《图存》杂志上,成为学校中进步活动的积极参加者。

1937年11月,王侠夫在教导总队毕业后被分配到刘湘掌握的军事政治集团“武德学友会”工作。他与中共地下党领导人田一平接触密切①,田一平的合法身份是“武德学友会”的行政科长和组织科长。在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王侠夫积极为党秘密工作,暗地里将川康绥靖公署文件、档案材料、刘湘所辖部队兵力、武器、装备、作战能力以及重要师、旅、团长的历史面貌和政治态度等情况,及时向地下党组织汇报,深得地下党组织的信任。

 

 

1938年,王侠夫调到二十八集团军司令部任上尉参谋,驻达县。这一年,田一平介绍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他经常深入到“武德学友会”所属基层的团、营军官中进行革命活动,传递机密文件和宣传品,为地下党组织撰写秘密材料,受到地

下党领导同志的器重。地下党支部书记田一平以学友会的名义外出视察工作,常与王侠夫同行。他们把党的“坚持团结,反对分裂;坚持抗战,反对投降;坚持进步,反对倒退”的方针在川军中广为宣传,王侠夫能写善讲,成为田一平的得力助手。

不久,潘文华的二十八集团军在仁寿县籍田铺成立补充兵训练处,借以抓枪杆,扩充兵力。王侠夫和彭正邦(中共地下党员)受党组织的指派前往开展工作。

王侠夫利用任排长的公开身份,定期给学员上政治课,借机向学员们宣讲《中国共产党抗日宣言》、《大众哲学》等,还利用值星官每晚点名的机会,给士兵们讲抗日救亡的道理。八路军、新四军在抗日前线获胜的消息在报上发表后,王侠夫也及时向士兵们宣传讲解。他还对国民党军官贪污腐化的恶劣行径大加揭露和痛斥,有正义感的士兵们都很敬佩他,喜欢亲近他。

平时,他还引导和组织士兵们排演抗日救亡的话剧和歌曲,利用赶场天在街头演出宣传。他亲自编剧,担任导演,参加演出,有个剧里有名流亡妇女的角色,找不到演员,王侠夫就自告奋勇扮演了流亡妇女这个角色。

1940年,他由舅父阳翰笙介绍,去重庆进入郭沫若主持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第三厅工作。1942年,在川军参谋处任少校参谋,积极从事地下工作。1943年秋,王侠夫到潘文华部五十六军任少校参谋。在这里,他利用公开身份,搜集情报,将潘文华部队编制、兵力装备、下级军官政治思想状况及在四川征兵数量、调拨单位等情况报告给田一平,由田转报中共南方局。

民盟成立后,田一平是四川民盟9名负责人之一,1945年,王侠夫经田一平介绍加入中国民主同盟。

1947年6月下旬,田一平被捕,关押在重庆中美合作所。其时田的儿子正患肺结核,无钱医治。王侠夫把同志的孩子当作自己的亲人,四处奔走,八方张罗,筹集医药费和寻找药物给田的儿子治病,在他辛勤奔走和关怀照顾下,田的孩子的病终于治好了。

这期间,王侠夫一直忘我地从事地下斗争。他多方筹集经费,积极从事军运工作,加强沟通联络,谋划配合人民军队解放大西南。

 

 

1948年冬,淮海战役后,国民党反动派更加残酷地镇压共产党人和革命人士,中共川康特委书记蒲华辅被捕。不久,王侠夫等也被捕入狱,囚于成都将军衙门牢房。

在狱中,王侠夫与难友一道同敌人进行顽强的斗争。审讯中,他的牙齿被敌人的铁棍撬断,鲜血渗透了衣衫,但他以共产党员的钢铁意志战胜了敌人的种种酷刑。

有一次,王侠夫正用圆珠笔写条子,特务走来了,王侠夫立即把条子塞到口中吞下去了。特务气急败坏,抓住他的耳朵,把他甩出好几步远,他的耳膜被撕破,从此失去听力,成了聋子。

王侠夫曾在旧军队中任过多年中下级军官,十分熟悉蒋军士兵的思想。他针对看守宪兵的思想状况,耐心细致地对他们进行思想教育,争取他们转变立场。后来,看守宪兵便暗地里为王侠夫传递消息,使他与狱外取得联系。

王侠夫被捕时刚与郭行廑结婚五天,一切情况都未与妻子交代。后来地下党员彭正邦以自己妻子马丽媛的名义,给在狱中的王侠夫去信,告诉他狱外营救情况,并寄去了登有解放南京、上海等城市消息的报纸。几天后,王侠夫用圆珠笔写了回信:

媛:

有你们关心我的妻儿,一切我都放心了。这对我是一种鼓励和安慰。说明我到底还有朋友,友谊是存在的。

这儿不是医院,而是烘炉。你知道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我十年来遭到人生的不幸,而我还不被屈服,这点来说,我不是一个弱者。我能够忍受着一切苦难的。我是用愉快庄严的心情忍受一身。

对于妻儿的心情,这一点你更应该比别人了解我,不必要我多说和嘱托了。

其余的事,你可找有关朋友商量,最大限度只要做到保障安全就够了。而你自己亦要晴带雨伞。会我的妻儿,最好在岳母家或胜太处。有备无患,胆大心细,作事之本。快了,一切在剧变中,苦难已有尽头。最多两个月,我将以怎样的心情相见啊!问候一切关心我的人。

多鼓励和安慰我的太太。新婚才几天,一切我还来不及向她说。

这于我整个人生意义说,是个天大的收获。我没什么痛苦或失悔,我想你是不难了解的。

侠夫

6月28日

冬天来了。王侠夫的妻子郭行廑,通过监狱看守人员给他带去东西。王侠夫亲笔写了收条:

棉袍一件,月饼贰封。

我身体平安。下次希兄于不违规定范围陆续帮助,每周与我们几个人送点菜和钱来,万分感谢,下次请送毛巾一张,布鞋一双。凡应用东西,我几人均请带来(大致相同的)。我们均平安。

王侠夫亲笔

1949年冬,人民解放军向大西南挺进。凶残的敌人开始了垂死挣扎。

12月7日,国民党特务、刽子手把囚禁在将军街衙门黑牢里的王侠夫等共产党人和民主人士押出牢房。

刽子手们七手八脚用棉花塞住王侠夫等人的嘴巴,用布带蒙住他们的眼睛,用绳子绑住他们的手臂,把他们拖上大卡车,运到成都外西十二桥畔。然后,刽子手们又把他们拖到离桥不远的一片荒野里进行屠杀,为了掩人耳目,刽子手们还命令汽车司机开动马达,以马达声掩盖罪恶的枪声……③

黑夜笼罩着大地,王侠夫等烈士的鲜血浸透了十二桥畔的泥土,十二桥畔青青草,见证了民盟同志以鲜血和生命为光明的到来而作出的奋斗和牺牲。

 

————

《宜宾英烈》,中共宜宾地委党史工委编,1987年。

杨吉著:《血火铸丰碑》,重庆出版社,2005年。

中共成都市委组织部编:《成都十二桥烈士传》。四川人民出版社,198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