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19-06-10]
文章来源:资阳市委
作者:周刚

今年春节,母亲终于愿意从乡下来资阳小住几天,让我舒心,让我惬意。屈指一算,离开家乡来到雁城谋生,足有七年。岁月蹉跎,光阴虚度,所幸在城边购得住房三间,让父母来雁城不至于露宿风餐,或许能算尽得一孝。

雁江建设翻天履地,车城发展日新月异,值得夸耀玩味的地方不胜枚举。母亲最感兴趣的,还是25分钟就可以抵到成都的高铁。忆起四年前国庆,接父母来成都游玩,父亲修改了我的出行方案,一定要先去看建设中的高铁站。年迈双亲站在高铁工地黄色裸土中眺望的身影,至今仍时时浮现在眼前,感觉就像那个时代的中国印记。成渝高铁开通运营三年,几次长假都带父母到高铁路线附近参观。苦于没有出行目的地,并且长假期间票源紧张,父母想乘坐高铁的愿望一直没能实现。前不久看一篇鸡汤文,把带母亲乘坐一次高铁被列入了“新时代二十四孝”,仔细想来,也有道理。客观原因谁家都多,有心尽孝就要少说。

中国父母总是为子女节约。但此番时机成熟,二十四项任务必须先完成这一个。请了半天假,买好了两张车票,邀请母亲乘高铁到成都陪我办点小事。一路上,母亲也抱怨到高铁站的路程太远啦,坐公交车和候车时间都太长啦,但能够了却一个多年心愿,我还是能够感觉到她的兴奋。到了成都,办事并不顺利,结果不符合预期,但并没有影响我们的兴致,我又陪母亲到宽窄巷子走了一圈。两条巷子都是商铺林立,游人如织,而最吸引母亲却是那青石板路。从入巷子开始,母亲就把目光聚集在脚下的石板路,不断赞叹石板光滑温润,匠人师傅巧夺天工。所有的店铺母亲都不愿驻足,尤其是三大炮等特色小吃,作为成都名片引人入胜,她也催我离开。几次提出购买品尝,她都说中午吃得多,现在还不饿。一个小时下来,店子进去了十分之三,钱却没有花掉一元。

临近黄昏,我们从容动身回程。从繁华的锦城进入地铁口,用一个小时穿越暗夜,很快就回到灯火通明的雁城,感觉就像从城市一隅走到另一隅。对于所有市民而言,有这种体验的不在少数。我们既赞叹现代交通的便捷,也感知到这是成资同城化的前奏。相信随着地铁18号线的开通,随着高铁中途站不停车上下乘客技术的发明,未来成资两地的往来,还将更加经济,更加快捷。而说到高铁中途站不停车上下乘客,我对资阳机车厂又多了几分期许,说不定它就能够在这方面取得世界性的突破,为西部车城增加一顶耀眼的皇冠。

几多期许,几多盼望。

资阳,请允许我怀揣您的梦想!

母亲年迈,身患糖尿病、白内障等好几种疾病,牙口也不好。我给母亲说,资阳正举全市之力建设中国牙谷,到时候整个产业园将中国领先,世界一流,她听了连连说好。我半带戏谑的对她说,专家团队正在研究激发人类长出第三套牙齿的基因密码,一旦掌握这个密码,牙齿坏掉了就不用修补,直接就长出一颗新牙齿。母亲听了后哈哈大笑。我说,我不骗你,鳄鱼就经常掉牙齿,但掉了后马上就会长新的,据说鳄鱼一生要长两千颗牙齿。母亲说,我没说你骗我,我也听说有老年人会长新牙齿,不过大家都说老年人长牙齿对后人不好。我说,那是封建观念了,旧社会缺衣少食,人们才那么说,现在社会这么好,哪个儿女不望父母有一口好牙?华西的专家水平高得很,再等几年,全世界的老人都会来资阳,在资阳长出一口新牙。母亲听了后笑得更开心了。

周末放假,陪母亲去爱尔眼科医院和人民医院看病。因为都有特殊疾病的原因,母亲问了我在资阳办理和报销情况后,对资阳的政策尤其羡慕。她说,我们那里的政策不好,办个特病手续,每个季度要先缴纳1000元的保底费,对于农村人来说,都用便宜的药,算下来报销的经费还没有保底费多,所以大家都不愿意办了。她说,资阳的政策好,既便民,又实惠,成都能够如此就好了。母亲一席话让我感叹颇多。一方面,双亲虽然住在乡下,交通不便,医疗水平也不高,但那里属于成都市,虽有城乡的差异,但没有行政区划的藩篱,享有与成都一体化的政策。而资阳作为成都的卫星城,虽然经济发达,交通便利,但行政区划的隔阂,仍如一道天堑,横亘在我们面前。另一方面,对于成资同城化的认识,感觉普遍还停留成都输血模式,对于资阳在同城化中应当承担的责任,应当作出哪些牺牲和贡献,研究得还不多,心里面也不接受。我想,同城化的结果,一定是双向的享有,对等的付出,这一点必须要有足够的认识。

母亲在雁城,用钱都是去银行取。我埋怨她没用我给的购物卡,她却说取款免收手续费方便得很。说到手续费,我忆起了十三年前那个寒风凌冽的下午。那时,我在毗邻成都的一个乡镇任职,临近春节,父母来看我。饺子面已揉好,正准备开包。这时接到朋友电话,说成都购房合同已签,急需我支援一万块钱。放下电话,我面露难色,父亲问我在忧什么。我说,朋友的是成都卡,存钱要给手续费,我想到临镇去存钱,就可以省50元的手续费,但天色已晚,我担心时间来不及,往后几天又没有时间。父亲说,“那这样,马上出发,或许能赶得上。”于是我们骑上摩托,直奔二十公里外成都市所辖的临镇而去。路上车少人稀,我们迎风顶雨,半个小时就到达了临镇。到得镇上,农业银行储蓄所大门还开着,走近一看,离挂牌上公布的营业结束时间还差五分钟。急忙把车停了,刚把头盔摘下,背后却传来咣当一声,回头一看银行卷帘门已被拉下半幅。我们急忙申明来意,工作人员稍作停顿,说了句明日请早,就把门关严了。隔着玻璃窗户往内一望,柜台里已是灯灭人空。吹了四十公里冷风,倒贴了十元的油钱,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只得怏怏而返。幸得父亲没有半句埋怨,母亲还煮好水饺等我们回家。

三年前,省委提出建设成资一体化,让大家出谋划策,我首先想到的就是两地银行取消异地存取款手续费,在这一领域率先实现成资间的小同,推进一体化。提案脱稿不久,欣闻国家发改委在全国范围内取消同行异地取现手续费,在这一领域实现了全国大同,这个事情就不用成资两地格外费心了,迎风冒雨到异地去存取款彻底成为历史记忆。然而,有时我又想,尽管民生迫切,条件成熟,但如果没有国家层面的统一行动,成资两地有意愿、有能力、有精力在这一领域推进一体化吗?遥想当年成眉资三地统一电话区号,那是多大的魄力和勇力啊,当年克服了多少困难与非议才带来今天的便利。在省委倡导成资同城化的今天,我们的思考足够吗,创新足够吗,勇气足够吗?

成资同城,是资阳的梦想,也该是成都的期望。父母已经年迈,衷心希望两地早日实现同城化,让父母在资阳也能享受成都的政策和福利。这样,父母就可以来到资阳,与儿女同享天伦之乐。父亲至今没有乘坐过高铁,至今不愿意来雁城小住。尽孝宜早,建设宜快,这是顺应时代的呼声。

资阳,请允许我怀揣您的梦想,伴随成资同城化扬帆起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