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19-06-20]
文章来源:《群言》
作者: 臧 宇

       百年五四,精魂不老。回望历史,不论是在时代剧变的洪流中,还是在百年求索的征程上,民盟先贤们从来都没有缺席。他们中的杰出女性更是在振兴中华的历史洪流中,谱写了永载史册的青春乐章。五四运动诞生了以爱国、进步、民主、科学为核心的五四精神。抗战时期成立的中国民主同盟继承了这一精神,在民族危难之际多次挺身而出,以赤诚之心救亡图存,追寻真理,为中华民族复兴作出杰出贡献。五四运动不仅开启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序幕,也掀起中国历史上一次伟大的妇女解放运动风潮。民盟早期领导人和成员中,刘清扬、张若名便是五四运动时期中国妇女解放运动的杰出代表。

      一面女权的旗帜

      刘清扬12岁进入天津严氏女校读书,初步受到爱国主义的启蒙教育。在一次天津爱国人士发起的“建立海军,巩固国防”的募捐大会上,讲演者的慷慨陈词激发了刘清扬的爱国热忱,她不但将身上的零花钱全部捐出,还留下了“13岁的女学生捐出一枚金戒指”的津门佳话。1911年辛亥革命时,在天津直隶第一女子师范学校读书的刘清扬,参加了同盟会在天津的秘密组织——天津共和会。她与共和会会员们一道油印反清宣传品,向群众进行革命宣传,积极为滦州起义探听军情、筹措经费。1919年,刘清扬从女子师范学校毕业后,立即投入天津五四爱国运动的革命大潮之中。她和直隶女师的同学郭隆真、邓颖超、张若名等发起成立了天津女界爱国同志会,并当选为会长。9月,刘清扬与周恩来、邓颖超、郭隆真、张若名等人发起创办觉悟社。

      1920年8月16日,刘清扬和周恩来、邓颖超等11名觉悟社社员来到北京,邀请北京的一些进步团体在陶然亭举行以社会改造为主题的座谈会,在这次座谈会上,刘清扬认识了最早的共产主义者李大钊和张申府,从此与共产党结缘。

      1920年11月刘清扬赴法留学,她恰巧与受聘为巴黎里昂中法大学教师的张申府同船。张申府在离开中国前,受李大钊和陈独秀的嘱托在法国的留学生和华工中建立共产主义小组,这使刘清扬更多地接触了共产主义思想。1921年初,刘清扬加入共产主义小组,不久,她和张申府介绍周恩来加入,至此,巴黎共产主义小组正式成立。这是中国共产党成立以前,在欧洲建立的第一个共产主义小组,它与国内的七个共产主义小组共同发起成立了中国共产党,所以刘清扬也是最早的共产党员。1922年2月,刘清扬、张申府、周恩来和张伯简四人转到物价更便宜的德国学习,并成立了旅德共产主义小组。1923年底,刘清扬从欧洲回到天津,加入女星社,并与邓颖超等人一致认为中国妇女运动难以发展的一个重大原因是缺乏强有力的宣传品,有必要在《女星》旬刊的基础上创办一份探讨妇女问题的报纸,以便更充分地反映妇女痛苦,更广泛地研讨全国妇运情况。1924年1月1日,中国第一张为妇女呐喊、为妇女解放大造舆论的《妇女日报》正式出版,成为我国早期传播马克思主义的重要阵地之一,刘清扬任总经理。这在妇女运动史上具有开创性,刘清扬与邓颖超等人成为“中国妇女界的一面女权旗帜”。向警予曾经评价说:“中国妇女最缺乏的是‘政治的常识’和‘社会的关心’。现在有了这个《妇女日报》,使妇女们常常与政治的社会的消息相接触,以养成‘政治的常识’和‘社会的关心’,这是再好也没有的。我很希望《妇女日报》成为全国妇女思想改造的养成所。”

       1924年春,刘清扬被派往广州,参加何香凝领导的国民党中央妇女部工作,同年随李大钊到苏联参加共产国际第五次代表大会。1926年,北京发生震惊全国的“三一八”惨案,段祺瑞政府大肆逮捕爱国人士,在通缉国共两党48人名单中,第一名是李大钊,第二名就是刘清扬。1927年,蒋介石、汪精卫先后叛变革命,第一次国共合作破裂,刘清扬退出国民党。刘清扬的另一重要工作是积极参加抗战,活跃在各地进行宣传。后根据党的需要,她于1944年加入中国民主同盟,团结民主党派。1945年10月,刘清扬出席民盟在重庆特园召开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当选为民盟中央执行委员兼民盟中央妇女委员会主任。1949年3月,刘清扬出席第一次全国妇女代表大会,当选为全国民主妇联执委。新中国成立后,刘清扬积极投身社会主义建设事业。1963年70岁生日时, 刘清扬感慨万千,赋诗抒怀:“韶光易逝又廿年,七旬初度犹壮年。踏遍坎坷不平路,改造河山更向前。”


   “急先锋”的女子

      张若名曾加入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1950年加入中国民主同盟。她是中国妇女运动的先驱,还是中国第一位留法文科女博士,法文著作近百万字,培养大量法语专业人才,为中法文化交流作出了重大贡献。1919年,巴黎和会上中国代表即将在丧权辱国的《凡尔赛条约》上签字的消息传来,全国人民义愤填膺。5月5日,天津第一女师的学生郭隆真在该校大会上号召同学们组织起来,17岁的张若名头一个响应,争先报名。很快,“女师”联合“中西”“贞淑”等女校,成立了女界爱国同志会,会上选举张若名、郭隆真、邓文淑(邓颖超)等当选评议委员,后张若名又被选为评议部长。1919年8月27日晚,张若名与周恩来、郭隆真等革命青年赴北平参加近代史上有名的“八月反马良运动”,于28日一起被捕。慑于民怨声威,30日,徐世昌政府释放了全部被捕代表。1919年9月2日,在从北京到天津的火车上,学生代表周恩来、郭隆真、张若名、谌小岑等对天津学生联合会和天津女界爱国同志会打破男女界限、建立统一的革命团体问题进行认真酝酿和讨论。张若名提出将两个团体合并起来,周恩来进一步主张,要将两个团体中的积极分子组织起来,形成一个更严密的团体,作为爱国运动的坚强核心。同时出版一个刊物,以探讨新的思想,作为引导社会的先锋。1919年9月16日,天津觉悟社宣告成立,同时决定出版《觉悟》社刊。《觉悟》于1920年1月20日出版,张若名在创刊号上以“三六”的笔名发表的《“急先锋”的女子》中说,“女子解放从女子作起,不要等着旁人解放”,“女子必得具有一种革命精神去实行解放。应当推翻:①迷信形式道德的观念。②男女生理心理不同的观念。③男女职业不同的观念”。文章还提出:“革命二字,我们中国人最忌讳,以为提倡革命的人是大逆不道。据我看来是极平常的事,因为争真理才有这种精神,人人应当具有的。”这篇文章成为中国妇女运动史上一篇重要文献。为躲避逮捕和暗杀,觉悟社成员抽签确定代号。“伍豪”后来成为周恩来长期使用的代号。

      1920年1月29日下午3时,天津千余学生抗议北洋军阀政府逮捕抗日爱国学生代表、查封天津各界联合会和学生联合会,前往直隶公署请愿,公推周恩来等为总指挥。周恩来、张若名、郭隆真等学生代表被非法拘留。张若名在狱中第一天的日记里写道:“……精神是很快乐的。”他们采取典质衣物买书、厕所会议、拒填二十一项问题、争取拘留中的自由、绝食等方式展开一系列斗争。在被捕代表英勇斗争及广大学生群众的强烈抗议下,4月7日被拘押两月的各界代表被移送检察厅。7月17日,被捕人员全体获释。

      1920年11月为了他日回国后“扯开自由之旗,唱起独立之歌,争女权,求平等”,“推翻旧伦理”,张若名和周恩来、郭隆真由上海赴法国勤工俭学。在法国,张若名潜心钻研法文版的马克思和列宁著作,化名撰写了中国妇女最早宣传马克思主义的重要文献《剩余价值》《阶级斗争》《帝国主义浅说》等文章。1924年,上海新文化书社出版的《帝国主义与中国》收录了李达、萧楚女、周恩来、瞿秋白等人的24篇文章,《帝国主义浅说》就排在该书的第一篇。在北京图书馆善本书库的卡片柜中,研究者又发现了1925年3月出版的张若名与“辟世(任弼时)”合编的《马克思主义浅说》,第一篇也是张若名的《帝国主义浅说》。这本书在11个月之内再版至少九次,创造了中国出版界的奇迹。张若名在法国里昂中法大学的成绩是中国女子的骄傲。张若名的博士论文《纪德的态度》,以最优异的成绩荣获里昂中法大学年奖,并获奖学金。纪德在致张若名的信中说:“通过您的大作,我似乎获得了新生。多亏了您,我又重新意识到自己的存在……我确信自己从来没有被别人这样透彻地理解过。”1953年,在云南大学任教的张若名开辟了马克思主义的文艺理论研究领域,是中国最早讲授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的教授。

       刘清扬、张若名既是中国共产党早期党员,又是中国民主同盟早期领导人和成员。在那个“沉沉酣睡我中华,哪知爱国即爱家”的年代,她们作为中国先进知识女性的代表,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为拯救几近亡国灭种的中华民族,为中国妇女解放事业作出了不懈的努力。正如习近平同志所说,“历史深刻表明,爱国主义自古以来就流淌在中华民族血脉之中,去不掉,打不破,灭不了,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维护民族独立和民族尊严的强大精神动力”。中国民主同盟的先贤们,不论是在时代剧变的洪流中,还是在百年求索的征程上,从来未曾缺席,爱国精神始终是他们心中最深沉的民族情感,也是最值得我们薪火相传的精神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