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13-04-09]
文章来源:
作者:

提交全国政协十一届一次会议发言


关于建设民生政府的几点建议


全国政协委员、民盟中央常委 赵振铣


      党和政府坚持执政为民理念,努力建设民生政府,大力保障和改善民生,提高民生投入比重,推进民生工程深入实施,加强就业和社会保障工作,改善了人民生活,社会事业全面进步。
      但是,由于政府管理体制机制还存在一些问题,导致建设民生政府的成效与人民群众的期望相比,还有一定差距。如:政府的民生管理职能比较分散,不利于提高民生措施的政策效应;基层政府民生管理组织建设薄弱,不利于民生政策深入贯彻落实;政府的民生管理活动难以吸纳社会参与,不利于民生政策措施更加贴近民意;政府的政绩考核体系改革滞后,不利于公共投入更多地向民生倾斜等等。
      建设民生政府,是党的十八大“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的内在要求。因此,应以职能科学、结构优化、廉洁高效、人民满意为目标,加快体制机制创新步伐,更加努力地建设民生政府。
      一、整合民生管理职能,构建一体化的民生政府
      政府是依法对民生事务进行统一管理的机构,但目前政府的民生管理职能分散、且缺乏有效的机制予以整合,时常出现政出多门、各行其是现象,削弱了民生政策的惠民效应。因此,应打破部门分割、各自为政的格局,整合管理职能,形成政府统一领导、议事机构协调、职能部门牵头实施的推进机制,实现民生管理一体化格局。
      具体来说应是:规范民生事务决策机制,对职能相近的民生事务议事协调机构予以清理归并,探索建立议事协调机构发挥职能的法制保证机制,促进职能部门更加密切地参与到各项民生事务决策工作之中,确保民生政策措施惠及面更宽、操作性更强、贯彻落实效率更高。
      完善民生事务执行机制,进一步明确各项民生事务的牵头和配合主体,理顺主办和协办关系,按照权责一致的配置部门职能,消除职能交叉、权责脱节、推诿扯皮等现象,形成“一个窗口对外”的民生服务格局,提高民生政策执行效率。
      完善民生管理信息共享机制,加强民生信息交流效率,以跨部门的民生管理信息交换与共享,带动民生管理信息跨部门应用。
      二、下移民生管理职能,保证民生政策落实到基层
      民生政策的受益对象主要分布在基层,但落实民生政策的主体——基层政府,却存在机构不健全、履职力量薄弱等问题。
      解决这一问题,应创新人事管理制度,支持县级政府灵活运用人事编制等政策,按照“一口承接、多口分流”的模式,将教育、卫生、社保、就业、扶贫等重要民生政策,相对集中到一个机构统一受理、归口落实。
      应壮大乡镇和街道的民生管理力量,以工商、税务等基层派驻机构为平台,在乡镇和街道设立民生服务站、在村(社)设立民生服务点,以工资待遇等激励机制吸引民生服务人才(员)下沉,充实基层民生管理工作队伍,构建宽覆盖的便民利民服务体系,形成县(区)、乡(镇、街道)、村(社)“三级”工作网络,为群众提供“一站式”民生服务。
      应切实转变干部工作作风,引导广大干部牢固树立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的理念,密切联系群众,增强工作的主动性、实效性,自觉为保障和改善民生作出新贡献。
      三、完善政府与社会衔接的民生事业保障机制
      我国公共财政收入已经连续较大幅地增长,政府具备了较强的购买民生服务的能力。因此,建议借鉴发达国家的成功经验,在重点领域开展政府购买民生服务试点,逐步全面推行,构建起社会广泛参与的民生保障体制机制。
      建议中央出台探索建立政府购买民生服务机制的指导意见,引导地方政府及职能部门做好民生需求总量预测工作,以教育、医疗、卫生、就业、社保等领域为重点,制定财政支出刚性投入目标,探索政府以招投标方式面向社会组织或人民团体购买民生服务的途径、方法,以资助、补贴等政策支持社会组织、公益团体公益组织承担民生服务职能。建立民间资本参与民生服务的激励机制,以政府投入启动资金、参股或融资担保等方式,引导民资进入民生服务领域,增加发展民生事业必须的人才和物质资源。
      应建立健全重大民生决策社会风险评估机制,把食品药品安全、征地拆迁、生态环境等列入风险评估重点,充分听取立法机关、专家团队意见,发挥民间智库评估风险的功能,对重大民生决策进行事前、事中、事后评估。运用人大、政协、民主党派等民主政治平台,收集社情民意,通过抽样调查、跟踪反馈、评估审查等途径进行风险检测,及时发现新情况、新问题,纠正政策执行中的偏差。
      应建立民生发展绩效社会评价制度,健全群众参与民生事务监督的办法,将政府作出的民生承诺交给群众实施过程和结果评价,促进政府更加紧密地围绕保障和改善民生完善政绩考核评价体系,把公共投入增长率、城乡群众收入增长率、劳动力就业率、人民群众福利状况及基尼系数等作为重要考核指标,促进各级政府不以GDP等经济指标“论高低”,更加积极地围绕保障和改善民生履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