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19-09-11]
文章来源:雅安市委
作者:雅安市委

《锈迹》1.jpg

    天津第二十八届“东丽杯”鲁藜诗歌评选结果于9月4日揭晓,“二郎山作家群”诗人、雅安天全盟员龙叟(龙晓勇)作品《锈迹》获诗集类三等奖。

本届评选活动中,涉及东丽文学大奖、新人新作奖、单篇和诗集等级奖共有146件作品入围,由四川省文化馆推荐的作品有7件单篇和诗集作品在其列,其中民盟盟员龙叟的诗集《锈迹》荣获诗集类三等奖。诗人龙叟,本名龙晓勇,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民盟天全总支副主委,1976年生,四川资中人,先后从事教育、新闻与文艺等工作,作品见于《四川文学》《星星》《草堂》《诗歌月刊》《四川日报》《鹿鸣》《剑南文学》等报刊,出版有诗集《从天空出走》《锈迹》,现供职于雅安市天全县文联。

    据悉,“东丽杯” 全国群众文学评选活动是全国群众文化活动的知名品牌,并荣获首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项目,由天津市文化和旅游局、天津市东丽区人民政府主办,天津市群众艺术馆、天津市东丽区文化旅游体育局承办。第二十八届“东丽杯”全国鲁藜诗歌评选自今年3月启动。获奖作品将结集出版《第二十八届“东丽杯”鲁藜诗歌评选优秀作品汇编》,并与多家媒体合作、采取多种方式予以推介宣传。

附:龙叟诗歌欣赏

马和那些省去的细节(组诗)

龙叟

马或者秋天的传说

秋天的马,沉默的马

一颗图钉刺透身体的马

从擦去孤烟的大漠

从落日退隐的长河

一头扎进这西蜀丛林

在山涧、在悬崖踩踏光阴

踟蹰在天空的想象,终于

从峡谷顶端一步步小跑下来

深居耳膜,马蹄每敲击一下

都有广阔背景斑驳的碎片

马或者醒着的夜

诉说不尽的雨水

令整片山林彻夜难眠

额头又起皱了

像湖面平生的波澜

怎么晃动也不能唤醒

一匹马作茧自缚的铁蹄

露出水面的半截谜底

把更深的猜想锁在水下

同时沉落的,还有滚滚黄沙

困在酒瓶底部,说不清

是发酵还是——无谓的腐烂

现实的耳朵只充盈庸常

故作悠扬的曲子,如蝉鸣般高调

奴隶人用一把干草

换走浩瀚的草原

擂鼓之声被一颗心收藏,一直

真实地卡在深深峡谷间

马和那些省去的细节

火车站一挂大钟

声嘶力竭喊着回乡回乡回乡

呜的一声,沿着一条生锈的思绪

零星的脚印落到眼前,像花瓣

在雪地上或深或浅的停留

那是十一年前的蒙太奇

如今幕布后只抛出苍白的击打声

一匹马在铁轨上闭着眼奔跑

哐当哐当,像一连串空洞的排比

或者情绪干瘪的反复

在鼻息加重以前

必须剥掉所有修饰语

除掉马背上的负荷

以及华丽的鬃毛。今夜

马在纸上复活。又安然睡去

可是,对那些要省略的路途

该用什么表现手法?哪种修辞

才能抹平一个人的起伏跌宕?

呵,昨夜终止昨夜以前

今夜,谁能打开今夜以后?

马在倒过来的世界奔跑

显而易见,一片被时光遗弃的叶子

举不起随时垮塌的秋天

除非是一匹马

一匹马,用狂妄至极的骨头

拉回过去的和未来的远方

这个世界的微笑从不溃堤

看起来像任何一种死心塌地的爱

甚至颠倒身体,也要把所有生灵

都爱成蝙蝠

狂奔,在天花板上长啸

一匹马可以是一只狡黠的蜘蛛

吐出一根丝,就能奔向苍穹

马,不止是一道影子

从黑夜里走出来

刀光剑影在身后散落一地

那不像是未来,也绝非过往

一匹落伍的马把自己丢了

混在人群里踩高跷,走钢丝绳

差点向一把犁铧低头

时光也在这一刻狐疑不前

不,变相的延时

或许正在掩护一个潜行的秘密

像冰块们蓄谋已久的行动

一尾鱼眼睁睁被水出卖

积压在心头的空白

总有一天会凌空炸响

那些气泡之外的马

那些血肉丰满的新形象

将会以多快的速度

攻陷一座六神无主的城?

向南去的马还困在北方

从小城出走的铁蹄,卷走一条街的夜色

那些无辜的白,像突然裸露的躯体

怀抱惶恐,战栗到天明

从此专心做一匹云游的马

在树梢舞蹈的马,驾流水而行的马

如果需要,可以用瞳孔记住一张脸

像爱青草地一样爱上一个人

翻过南山一直向南。暖暖的风

永远抱不成团的云朵。从腿部开始

乐不思蜀的马,醉成江南的皇帝

北方以北的记忆仍旧粗粝

多么坚决,它们从不同侧面嵌入大脑

发作起来一定是狠狠地摩擦

一匹马,终生受困于该死的头疼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