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19-11-28]
文章来源:成都市委
作者:成都市委

24小时不打烊  公园是否还设开闭园时间?

今年以来,望江楼公园、百花潭公园、文化公园、人民公园等都进行了拆围增景。各公园拆围增景后,成为24小时对外开放公园。是否还如之前一样有开闭园时间呢?安保工作如何应对呢?据悉,目前,人民公园会按照之前的时间规定开闭园,新增的入口处已有监控,同时园区也加强了人员巡视。而望江楼公园的保安目前都是24小时值班,接下来,园区的监控等安保设施也会升级。百花潭公园则在闭园后,会进行巡园,保证市民、游客的安全。

民盟成都市委会文化工委,以网上微论坛形式,对24小时不打烊  公园是否还设开闭园时间,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和看法,现选登如下。

赞成24小时开园,但须加强管理

民盟青羊区总支魏完: 1、因地制宜设置全开放式公园。全开放式公园更要提高管理标准,增强服务意识,增加管理经费;2、拆围全开放的难点主要是秩序问题,如宠物入园、高音喇叭扰民及流动摊贩问题,要加强同辖区城管、公安、环保等部门及社区的联动,增加安保及文明劝导员,共同维护园区秩序:3、购买公共责任险,减少园区意外事故导致的赔偿责任风险,如树木倒伏伤人等;4、加强同环保组织、社会机构、学校的联系,经常性开展环保、科普主题活动。5、建设智慧公园管理系统,科学布局夜晚园区灯光,智能引导市民安全离园。

民盟金牛区总支邓喻文:1、 24小时城市公园的开放充分体现了便民性。易到达、易进入,是建设公园城市的重要基础条件之一。2、城市公园分类较多,主管单位较分散,是否应考虑公园局牵头,针对不同的比如景区公园、文保单位等,建立一个管理标准。

民盟四川师范大学委员会梅少云:在做足安保工作的前提下公园非文保区域可24小时开放。

民盟四川师范大学委员会黄姝彦:24小时开园应当从环境设计的角度可以减少一些隐患发生,比如1.照明设计,主干道(路桥)和主要夜间开放区域照度要高;2.指示牌考虑夜间使用情况,充分满足导视需求;3.明确夜间禁行区;4.提高栏杆等安全设施的标准;5.通过景观植物配置的疏密程度调整,降低风险。

民盟金牛区总支李多:支持公园24小时全天候开放的尝试和模式的探索。当然,随之而来,也会遇到了比较明显的问题,就是夜晚大部分时段的秩序、卫生维护和安全、安保问题。可以通过目前5G商用、可视系统、人脸识别系统和数字化技术等高新技术发展和提升,构建更科学高效的技术安全网络和识别平台,让受众既能充分领略公园环境带来的享受,又能切实有效的保障全时段、全区域内的人身财产安全。

 

希望加强公园主题文化建设及产业支撑

民盟金牛区总支邓喻文:1、公园不收门票,但是仍然应该用商业市场逻辑来运营,避免全部由政府单方面投入。可以考虑引入合作公司增加商业配套和业态植入,不能一个公园就只能看景休闲而无实际产业支撑。3、主题的创新不足,景观和设计较为单一。存在多个公园景致和特色比较相近的现象。

民盟武侯区总支黄维志:作为音乐之都的建设,开放式公园,一定要不定期在公园内举办各种音乐活动,包括公园的音乐舞台建设,一些必要的基础设施,还有安全,绿化等,都需要改进。

民盟四川师范大学委员会梅少云:结合四川非遗文化宣传,适当增加夜间观赏和娱乐项目,同时增强公园的美育功能。

民盟锦江区总支郑容:目前,夜间经济日益成为城市关注的焦点。国内一线城市、新一线城市大多数纷纷“出招”,“夜经济”正成为城市一个新赛道。公园24小时不打烊,加强夜间经济的环境营造,我认为是积极响应成都市积极发展夜经济的一项具体举措。市内各大公园不再设开闭园时间,相关部门做好安全防范工作,对于成都市发展夜经济,加码夜消费,挖掘夜间消费全新动能一定会有着积极的作用!

 

有历史文物和博物馆的公园应当保留开闭馆时间

民盟天府新区支部黄琛:个人觉得,拆除围栏是建设公园城市必要的措施,但是对于有历史和博物馆沉淀的公园,比如内有古建筑、文物、碑林等人文景观的区域还是应该保留开闭馆时间,在周边区域建设智慧杆并加入天网系统,应用视频技术、电子围栏等技术加强这些区域的事前提醒,事中监督,事后追责的管理手段,保护好历史文化的积淀。

民盟成都市委机关专职副秘书长陈进贤:公园文物区因为需要的空间条件、布局、安保、空气质量等要求较高,成本是比一般公园高,望江公园文物区要售票进入,对于24小时公园不打烊如何管理保护好文物区有很好的借鉴作用。

民盟四川师范大学委员会梅少云: 在需要文化保护的核心区域和特色景点按照之前的时间开放和关闭。

 

个别盟员还是希望公园保留现状

民盟武侯区总支雷雅群:说实话,所有的公园街道,我希望她们能一百年不变,一直那个样子下去。今天这个样明天那个样,朝令夕改,劳民伤财。

民盟书画支部赵映璧:睌上不关门,还是有安全问题,如人民公园湖区,晚上私自弄船划,掉下水全是公园责任。


   编者在整理过程中为文化工委委员展现出的知识性、思想性、建设性,受到深深的启迪。此次讨论参与面广、讨论点多,鉴于编者的水平限制,未必完整准确地反应了大家的观点和建议,存在不足之处,还望大家谅解!(刘畅 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