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19-11-29]
文章来源:德阳市委
作者:德阳市委广汉支部主委 肖铁成


为更好地开展“不忘合作初心、继续携手前进”主题教育活动,民盟广汉支部组织部分骨干盟员,于11月6日-8日,赴宝兴县夹金山干部培训学院,进行了长征精神和爱国主义学习教育活动,盟员先后参观了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纪念馆、灵关烈士陈列馆、陈云长征旧居、红军长征栈道等地,认真聆听了夹金山干部培训学院老师的讲解,参观一件件文物,详细了解红军长征的动人故事和革命壮举,深切体会革命先烈们坚定的理想信念和坚强的革命意志,深感革命的艰难和胜利的来之不易,也更加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这次红军长征路上的现场学习,是一次心灵的洗礼,收获颇丰。于我来说,勾起我一段难忘的回忆,也感慨万千。

学习教育活动是从宝兴灵兰镇开始的,由海拔900米左右的城关向海拔4100余米的夹金山进发,红军当年就是沿着这条路线翻越夹金山的。在老师的带领下,追随着红军的足迹,当汽车穿过云层,即将到达公路最高点时,同志们被深深震撼,呈现眼前的是雪山、脚下是云海,茫茫白雪深处应是红军穿着草鞋徒步的痕迹。到达山顶,打开车门的那一刻,凛冽的寒风扑面而来,不禁让人打颤。可以想见当年初冬时节,红军在缺衣少食的情况下,徒步翻越夹金山是多么的艰难,这需要大无畏的革命精神才有如此大的毅力和勇气,敬佩之情不禁犹然而生。

夹金山是当年红军长征时翻越的第一座雪山,虽不是红军走过的海拔最高的山,但它以气候变化无常而著称,有时看似晴空万里,转瞬就可能风雪交加,特别在冬季,气候异常恶劣。有歌谣道:“夹金山、夹金山,离天三尺三,鸟儿飞不过,凡人不敢攀,要想越过夹金山,除非神仙到人间。”当年红军翻越此山的时候,当地群众摇着头对红军说:雪山是过不得的。大雪山,只见人上去,不见人下来。他们把雪山称为“山神”,传言如果有人在山上讲话、说笑,触怒了“山神”,不是被冰雪埋没,就是被风暴卷走,只有仙女能飞过此山。使得夹金山充满着神奇与迷漫。

神奇迷漫的的夹金山,于我是第二次拥抱。头一次,我是从小金达维徒步10多个小时走到夹金山顶,这一次我又从宝兴跷碛乘车约1小时来到山顶。相距近三十五年,从山的两侧,以不同的方式,完成了翻越夹金山的线路闭合。当我站在夹金山公路最高处,望向小金侧的山坡,感觉是那么的熟悉与亲切,那山坡、岩石、草木,依稀还是当年的模样,可谓是青山常在而人已老。站在山顶的那一刻,三十五年前我在这里工作的往事一一浮现到脑海里:

1985年7月,我从四川省交通学校道桥专业毕业分配到阿坝州交通局工程科工作,10月份就被安排参加夹金山公路的勘察设计工作,那时我还不到20岁。我们接到这个任务都很突然,因为这个季节到夹金山野外作业是困难重重,但夹金山公路是连接阿坝州与雅安市的重要通道,又恰遇以工代赈项目资金的支持,机遇难得,设计工作显得刻不容缓。阿坝州交通局即刻组建夹金山公路勘察设计队,由工程科刘科长和小金县交通局甘局长带领,抽调州交通局、小金县交通局工程技术人员约8名,再配以后勤保障和测量小工约20人,组成了夹金山公路勘察设计队,经过一段时间的前期准备,于10月下旬,从小金县达维乡向夹金山顶出发。

出发不久就遇到了小麻烦。我们是租用的牛马队驮运测量用具和生活物资,可是其中一匹驮着兰工行李的牛受惊了,在达维桥(也称会师桥)处,将行李掉入了河中,我们将行李箱捞上来时,里面的衣物和工具书(包括圆曲线表等)被打湿了,不得不在以后的几天里不停地晾晒。

上山的那一天,开始时气候还不错,一直是阳光明媚,陈工还背着录音机,一路走一路放着流行歌曲,给大家带来了不少的欢乐,可就在我们快要到达第一处宿营地时,天空突然变脸,飘来一团乌云,下起了冰雹。由于我们身处海拔高处,没有树木可遮挡,也来不及取放在行李箱中的雨具,只好将头伸进矮小的灌木丛中,而头以下大部分身体就只好任由冰雹击打,好在冰雹持续时间不长,没有让我们受太大的伤害。

山顶上有一个山神庙,是一个很简陋的片石砌的很小的石屋。我们到达时,里面除了香灰,还有一只活的公鸡。听当地人讲,公鸡是路人用来祭拜山神的,主要是翻越夹金山时常有人因为雪崩或暴风雨而丧命,这是为了求山神保佑过往行人平安。山顶附近还有零零落落竖着的木桩,说是导向用的,这是有人走过而且比较坚实的路线,插上木桩,提醒后来人沿着木桩行走会比较安全。我想这条路线会不会就是当年红军趟出来的路。现在山顶的山神庙已不是当年的小石屋了,也不见有竖立的木桩了,只见沿着公路盘旋而上的汽车。

为了离工作的地点近一点,往返的时间缩短一些。我们的第一个宿营地就选在离山丫口很近的两处石屋里,石屋是当地人在春夏季上山放牧时使用的。我们上山的第二天就下起了大雪,一连下了几天,积雪达齐腰深,根本无法进行野外作业,我们被困于石屋内,盼着降雪停止,甘局长每天冒雪出门查看天气及周边情况,并安排民工捡拾柴火,可谓辛苦之极。一周后我们的野外测量工作才勉强有法进行。我们住的石屋屋顶是用片石盖的,缝隙很大,山上经常是风夹雪,雪会从屋顶的缝隙飘进屋内,白天有火塘取暖要好些,到了夜晚就吃苦了,雪会飘到被盖和枕头上,睡觉时,我们就把枕巾盖在头上,早上起来,枕巾上有薄薄的一层雪花,吃的米饭半生不熟,积雪最深的那几天,出门解决内急都成了问题,要费一番周折,生活上的困难还不止这些。好在天晴后,我们迅速地完成了山顶路段的勘察设计,搬到了海拔更低的下一个营地。

晴天在雪地里长时间工作,由于太阳光照在雪地上的反射光特别强,人的眼睛必须带上防雪眼镜。眼睛得到了一定程度的保护,但脸上的皮肤受到了很大伤害,当地人称为被雪“冒”了。大部分同志的脸被冒的很黑,只有眼圈是白的,取下眼镜后,整个人看起来甚是滑稽。被雪“冒”了的脸,很疼,之后还会脱皮,就好像脸上换了一层皮。

我们的野外测量工作也遇到一些问题,在线路测量到海拔约3000米左右的原始森林路段时,一天我所负责的水平组的高程测量没有闭合,也就是说大半天的工作是无效的,为什么会产生大误差,原来原始森林的枯枝落叶有近1米厚,民工将塔尺放在枯木桩上作转点,随着人的移动会产生上下变形,影响了测量精度。找到原因后,为了不影响其他组的工作和第二天的测量进度,我们立即进行返工,也终于在天黑前完成了重测工作,这一天相当于做了二天的工作量,大家非常辛苦,但也很欣慰,只要抱着认真负责的态度就可以把工作做得更好。

翻越夹金山公路线路在专业术语上称之为越岭线,线路要克服约1600余米的高差,选线就显得尤为重要。在当时,我们没有现成的地形图,为了选好线路,将其布置得更加合理、舒展,将回头线定在最佳的位置,我们的刘科长,总是每天将要选择路段,前后来回走上好几遍,是我们野外测量走路最多的技术人员。经过近三个月,终于完成了野外测量,我看到当年测量的公路线型顺适、舒畅,感到十分欣慰。在返回达维乡的途中,当走到山口处能看到对面公路上汽车的时候,大家都很兴奋,这三个月我们都是步行,有太长时间没有见到汽车了。

我们的内业设计工作是在达维乡上进行的,那时正值冬季,达维乡比较寒冷。当时还没有计算机辅助设计,我们制图全靠手工,手脚常常被冻僵,有的人手脚都生了冻疮,虽然室内有木炭生火取暖,但不能使整个房间温暖,而且有时烟大使人无法睁眼。我们完全可以将内业安排到条件更好的小金县城进行,但为了在内业工作中,发现有外业工作中的遗漏,就近随时可以上去补充资料,保证设计质量。

以上片段是我记忆比较深刻的事,虽然有些久远,但令人难忘。以上的数字或时间或许有些出入,但不影响实际内容。由于多种原因,设计完成后,该路并没有及时开工修建,直到10年后的1995年才开始修建,大概是1996年底夹金山公路正式通车,那时我已工作调动到广汉,没能见证通车的时刻。但修建这条公路使用的仍是我们当年的设计图纸,这是小金县交通局的同志告诉我的。我也早想到夹金山公路去看一看,因多种原因一直未能成行,这次来到夹金山接受红军精神学习教育活动,使我的愿望得以实现。

“不忘合作初心、继续携手前进”主题教育活动,就是要让我们通过学习,更加坚定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的理想信念。想当年,红军为了共产主义理想,为了全中国人民的幸福,为了建立一个崭新的国家,甘愿抛头颅,洒热血,再大的艰难困苦也阻挡不了那坚定的信念。我们测量队能够在气候极端恶劣条件下,顺利完成公路勘察设计任务,也是有着尽快改变阿坝州当年落后的交通状况的愿望,本着爱岗敬业、吃苦耐劳的精神。我记得我们科长曾对我说:“变了泥鳅就不要怕泥巴糊了眼睛,既然学了这个专业,从事这个职业,再大的困难也要上。”

今天我们各方面条件好了很多,学习红军长征精神,不是说我们还要去穿草鞋、忍饥挨饿徒步翻越雪山,而是要让红军为了理想敢于拼搏和攻坚克难的精神,铭记于我们每个人的心中,从而化为我们工作和行动的自觉。我们国家已到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新时代,需要全体人民团结一心为之共同努力奋斗。任何时候,不论条件好坏,艰苦奋斗和爱岗敬业的精神不能丢。向伟大的红军致敬,为在各自岗位上爱岗敬业、认真工作的同志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