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10-01-21]
文章来源:盟省委宣传处
作者:吴正德

和谐政党关系的崭新局面

——改革开放三十年的回顾与展望

吴正德

 

    编者按:作为全国政协常委、民盟中央副主席、四川省政协副主席、民盟四川省委主委吴正德参与并伴随改革开放走过了30年,见证了这段历史,真真切切地目睹和感受到了中国经济社会与民主政治的发展和变化,他结合自己十几年对民主党派工作的感悟和体会,撰写了《改革开放三十年开创了和谐政党关系的崭新局面》一文,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杜青林给予了充分的肯定。现将杜青林同志的回信刊登如下,供大家学习。

   

正德同志:

    文章收悉,读后很受启发。

    今年是改革开放30周年。这30年是我国综合国力大为增强,人民生活显著改善的30年,也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不断巩固和发展的30年。当前,民主党派广大党员正和全国人民一道,积极开展各项纪念活动,进一步增强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自觉性,进一步增强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坚定性,进一步增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夺取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胜利的信心和决心。

    正德同志的文章,既是对改革开放我国多党合作发展的系统回顾,又对构建和谐政党关系进行了深入分析;既有体现中国传统文化的独特视角,又有立足世情国情的宽广视野。当然,也有个别观点值得商榷,我拟推荐给《中国统一战线》杂志,做些删节后发表。

    我与正德同志在天府之国相识,在合作共事中相知,在共同推进和谐政党关系中结下了深厚友谊。近一年来,正德同志带领四川民盟政治交接又见新成效,抗震救灾做出新贡献,工作又有新局面。当前,中央统战部按照中共中央的统一部署,正在开展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各民主党派也在深入学习贯彻科学发展观,让我们在科学发展观的指导下,为推进多党合作的不断健康发展共同努力!

    顺颂

冬祺!

                                                杜青林

 

    2008年12月10日

      

    改革开放不仅将中国带入了经济高速发展的快车道,而且为社会全面进步提供了强大思想动力和政治保障。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作为国家基本政治制度之一的政党 制度伴随着中国特色政治发展道路探索实践的不断深入而获得了稳步发展,政党关系也从此告别了在争论中摇摆不定、在动荡中历经坎坷的艰难岁月,步入了稳定和 谐的良性发展轨道。今天,我国政党关系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和谐局面:政党地位明确、政党关系稳定、政治参与有序、 政治协商有效。应该说,和谐的政党关系是 我国政党制度三十年实践历程的主要特征。在改革开放三十年后的今天,我们来认真观察我国的政党制度,深入分析支撑和谐政党关系的深层次原因,对于坚持和完 善中国特色政党制度,准确把握中国特色政治发展道路的发展方向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A 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为和谐政党关系的形成创造了良好的政治环境

   

    在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正式开启改革开放的历史大门前夕,一场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已在社会的不同层面悄然展开。“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的科学论断,犹如一声春雷劈开了极“左”思想的禁锢,在中国大地掀开了思想解放的序幕。在共产党和民主党派内,一些人在用实事求是的理性态度对过去三十年 政治生活、政治路线的重新审视中,开始了对政党制度及其政党关系的深刻反思。

  民主党派诞生于抗日战争最艰难、民族存亡危急的关键时刻, 作为国共两党之外的第三种政治力量,“其社会基础是民族资产阶级、城市小资产阶级以及同这些阶级相联系的知识分子和其他爱国分子,有着反帝、爱国、民主的 政治要求”⑴。在抗击外族侵略、反对一党独裁、反对内战的重大问题上,因为常常与中国共产党意见相近、立场一致,而逐步向共产党靠拢,并“在长期实践中经 过比较,自觉地郑重地选择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⑴。但是,随着新中国的建立和社会主义改造的基本完成,关于民主党派的性质和是否有必要继续存在下去的争 论开始浮现。一些人认为民主党派赖以存在的社会基础和阶级基础已不复存在,理当自行消亡。毛泽东同志力排众议,认为中国不适宜搞苏联的一党制,需要民主党 派与共产党“长期共存,互相监督”⑵。但他在分析当时的国内形势和阶级状况时又指出:“中国现在既然还有阶级和阶级斗争,就不会没有各种形式的反对派,所 有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虽然都表示愿意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但他们中的许多人,实际上就是程度不同的反对派。”⑵提出了“对民主党派既团结又斗争”的方 针。在1957年开始的反右运动中,认为民主党派是资产阶级政党的意见,在共产党内占据了主导地位。在1962年的一次共产党与民主党派政治协商的“双周 座谈会上”,对民盟的性质出现了四种不同的意见:基本上是劳动人民知识分子政党、只能说是以劳动人民知识分子为主体的阶级联盟性质的政党、处于资产阶级政 党向劳动人民知识分子政党过渡阶段、仍然是资产阶级政党。⑶这次讨论没有最后的结论。由于忽视了中国民族资产阶级接受社会主义改造的现实,也忽视了民主党 派与共产党亲密合作、不断进步的客观实际,在共产党内没有对民主党派性质的确切定论,到后来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政治环境里,民主党派被视作资产阶级和小资产 阶级的政治代表,成为学习改造和阶级斗争的对象。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实现了思想路线的正本清源,冲破极“左”思想的重重阻挠,为公正评 价民主党派的历史贡献和同共产党之间的友好关系奠定了思想基础。正是在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思想路线的指引下,我们才能客观判断我国所处社会历史阶段,客观 评估国内的阶级状况和社会矛盾,而这些都是公正看待民主党派的历史贡献和政治进步性,正确认识民主党派的社会基础和阶级属性在社会主义改造完成后已经发生 的实质性转变,必须具备的社会条件。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不久,为筹备已有14年没有举行的全国统战工作会议,中央统战部根据到上海、浙江等地就30年 来统一战线内部阶级关系的变化等理论政策性问题的调研情况,形成了《关于统战工作的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的意见》,在对此《意见》的内部讨论 中,对国内阶级状况以及民主党派性质的意见产生了巨大的分歧,这种分歧由于涉及重大理论原则问题,一度使统战工作会议的筹备工作难以进行。直至1979年 6月15日,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在全国政协五届二次会议上作了《新时期的统一战线和人民政协的任务》的重要讲话后,分歧才得以最终统一。⑷邓小平在 讲话中指出:“我国各民主党派在民主革命中有过光荣的历史,在社会主义改造中也作出了重要贡献。这些都是中国人民所不会忘记的。”邓小平同志对民主党派历 史贡献的中肯评价,是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在多党合作领域的重大胜利。接下来,邓小平同志对民主党派政党性质作出了清晰的界定:“现在他们都已经成为各自所 联系的一部分社会主义劳动者和一部分拥护社会主义的爱国者的政治联盟,都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政治力量。”⑸邓小平同志闪耀着实事求是理 性光芒的精辟论断,不仅使关于民主党派政党性质的争论终于尘埃落定,为我们正确认识新时期民主党派的社会基础、性质和任务指明了方向,也为新时期多党合作 格局的逐步形成以及政党关系走向和谐奠定了理论基础。

  政治路线的拨乱反正,为新时期统战工作及其民主党派目标任务的确立,深入推进多党 合作创造了政治条件。一方面,“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政治路线的确立,从根本上摒弃了“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极“左”思想,纠正了在政党关系上的模糊认识和错 误定位,使民主党派重新回到了国家的政治舞台。另一方面,新的政治路线实现了党和国家工作重点的根本转移、确立了“实现四个现代化”的国家新目标,新的奋 斗目标需要充分调动各方力量的积极性共同奋斗,需要民主党派与中国共产党通力合作。1979年10月,邓小平同志在一次讲话中明确提出:“热忱地希望各民 主党派和工商联都以主人翁的态度,关心国家大事,热心社会主义事业,就国家的大政方针和各方面的工作,勇敢地、负责任地发表意见,提出建议和批评,做我们 党的诤友,共同把国家的事情办好。”邓小平同志的这段讲话,对新时期民主党派的作用发挥提出了迫切而具体的期望,也为新时期多党合作丰富了实质性内容,展 现了新时期民主党派与中国共产党亲密合作的广阔前景。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在统一战线领域的深入贯彻,使我们对 社会主义民主及其政党制度自身规律的认识不断获得深化。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国内曾出现一股“西化”思潮,一些人开始对西方国家的两党制、多党制以及议会 政治津津乐道。在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的指引下,越来越多的人在对世界民主政治和政党制度的考察与思考中,逐渐深刻地认识到:一个国家的政治制度的选择,是 在客观历史条件提供的可能性空间中做出,必然受制于这个国家的基本国情。一个国家的基本国情是这个国家发展的先天条件,既是发展的起点,也决定着发展的方 向,因而成为每一个国家道路选择中不得不给予优先考虑的现实依据。但凡熟悉中国历史的人都不得不承认,中国是一个缺乏民主传统的国家。在一个文化传统缺少 民主基因的国家里建设民主政治,自然会遇到许多国家无法想象的困难。难就难在既没有经过历史检验的现成民主形式可以延续,也没有符合本国国情的现成的外国 民主模式可以照搬——正是这些产生于解放思想、实事求是良好政治环境中的重要认识,对于我们克服西方自由化思潮的干扰,推动多党合作制度框架的逐步完善, 以及和谐政党关系的构建与发展产生了直接而深远的影响。

  

    B 社会主义民主法制建设的深入推进为和谐政党关系的发展提供了有力的制度保障

   

    随着国内阶级状况的深刻变化,民主党派不再是“反对党”或“学习党”,而是部分劳动者和爱国者联合的特殊政党,民主党派与中国共产党再续亲密合作的历史 新篇已是水到渠成。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同志根据形势发展的需要,在多党合作方针中增加了“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的内容。“肝胆相照”是要求真心相 待、真诚合作,“荣辱与共”是要求共同奋斗、共度患难,在任何挫折面前都不舍不弃。随后,在中共十二大报告中正式明确提出了“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 照、荣辱与共”的基本方针,标志着新时期和谐政党关系的正式奠基。

  然而,在当时极“左”思想尚未彻底消除的社会背景下,这种良好的政党关系犹如刚刚诞生的婴儿,其生命力显得十分脆弱。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探索实践中,能否经受住政治风浪的冲击和考验,能否得到稳定持续的发展,是许多人不得不严肃思考的问题。

   综观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最初三十年实践历程,政党合作如果仅靠执政党领导人的重要讲话和个人威望,是难以长期坚持的。动乱岁月给多 党合作的惨痛教训记忆犹新:自1957年反右扩大化以来,大批民主党派领导人被划为“右派”,在文革中遭受磨难,民主党派在京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中, 被揪斗、查抄的有236人,占36.5%;上海市民建和工商联的248名市委委员中被查抄的有236人,占95%。在文革十年中,民主党派几乎丧失了政治 功能,一些民主党派的中央和地方组织甚至被红卫兵勒令停止活动或自行解散。⑹与此同时,共产党的组织也遭到严重破坏,共产党的不少领导人也遭受了同样残酷 的迫害,这段沉重的历史也让更多的人看到了共产党与民主党派唇齿相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基本事实。

  噩梦初醒,痛定思痛,人们从沉痛 教训中得出一条重要结论:如果没有制度、法制的有力保障,把一个国家、一项方针政策的稳定性建立在一两个人的威望上,是十分危险、难以为继的。要实现多党 合作和和谐政党关系的稳步发展与持续发展,必须抓紧推动法制建设,用制度规范实践,用法律来保障发展。

  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随着中国经 济体制改革的正式启动,政治体制改革也提上了议事日程,加强社会主义民主与法制建设成为推动中国社会进步的迫切需要。为了从制度上保障党和国家政治生活的 民主化,邓小平同志特别强调:“要实现四个现代化,必须发扬社会主义民主,加强社会主义法制”。他指出:“为了保障人民民主,必须加强法制。必须使民主制 度化、法律化,使这种制度和法律不因领导人的改变而改变,不因领导人的看法和注意力的改变而改变。”⑺邓小平同志的这些论述,为社会主义民主与法制建设的深 入推进扫除了思想障碍,也为多党合作的制度化、规范化建设提供了理论指导。

  也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邓小平同志在一份民主党派成员关于共 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问题所提建议上作了批示:“可组织一个专门小组(成员有民主党派的),专门拟定民主党派成员参政和履行监督职责的方案,并在一年内完 成,明年开始实施”。根据这个批示,江泽民同志克服政治风波发生之后的诸多干扰,组织了由民主党派领导人、无党派人士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全国政 协、中共中央组织部、宣传部、统战部等有关方面负责人组成的文件起草专门小组,通过多次召开座谈会征求意见、广泛讨论,制定了《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 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与政治协商制度的意见》(即中共中央1989年14号文件),并于1989年12月30日正式公布。

  14号文件 在系统总结多党合作多年实践的历史经验的基础上,阐明了多党合作的一系列重要原则及内容、形式,界定了民主党派参政的基本点是“一个参加、三个参与 ”(即:参加国家政权,参与国家大政方针和国家领导人选的协商,参与国家事务的管理,参与国家方针政策、法律法规的制定和执行),并就选配民主党派成员担 任国家和政府的领导职务,以及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进行政治协商和在国家权力机关、行政机关、司法机关合作共事的各种形式和具体安排作了系统的规定。这些原 则和规定体现了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的共同意志,对于规范共产党与民主党派的合作共事,确保民主党派在国家政治生活中更好地履行职能,稳定 和谐政党关系,巩固多党合作的良好局面,发挥了非常重要的历史作用。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14号文件是从国家基本政治制度自我完善的战略 高度来认识多党合作制度的重要意义,推进多党合作规范化、制度化建设的,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对多党合作的最新认识,赋予了多党合作新的时代内涵。14号文件 首次明确指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与政治协商制度是我国一项基本的政治制度”,将多党合作与政治协商上升到国家基本政治制度的层面,为这项制度的 长期坚持提供了有力的制度保障。

  14号文件第一次提出了“参政党”的概念,正式明确了民主党派在国家政治结构中的参政党地位,为民主党 派在未来的国家舞台上顺利履行政党职能、发挥政党作用提供了可靠的政治保障。参政党不是在野党、更不是反对党,而是与执政的中国共产党通力合作、互相监督 的积极政治力量,参政的目的不是与共产党争夺政权,而是共同致力于社会主义事业和现代化建设。“参政党”是相对于“执政党”的政党概念,“参政党”概念的 正式提出,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对所处历史阶段的正确判断和对自身历史使命的相应调整,标志着中国共产党在自身的定位上,有意识地由革命党向执政党的重大转 变,也标志着民主党派与中国共产党之间新型政党关系的正式确立。即:在国家政治结构中是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在政党角色与职能分工中是执政与参政的关系; 在党间关系的价值取向上是通力合作;在处理党际关系中继续遵循“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的十六字方针。

  14号文件的 贯彻实施,进一步统一了在执政党内和全社会的思想认识,推动多党合作与政治协商进入了一个走向成熟和规范发展的阶段,为中国特色政党制度载入宪法做了理论 和实践上的充分准备。随着多党合作的深入发展,中共中央采纳了一位民主党派负责人的建议,在提交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的 序言部分增写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与政治协商制度将长期存在和发展”。第八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通过了该《宪法修正案》,标志着中国共产党领导下 的多党合作经过几十年的艰苦探索,正式以被国家宪法所确认,获得了法律保障,多党合作制度已经超越了个人意志状态,从执政党的方针政策、国家的政治准则上 升到根本大法,从此多党合作进入了制度化、法制化的新阶段。

  

    C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生动实践为和谐政党关系的巩固构筑了坚实的事业基础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中国社会发生着重大而深刻的变化。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中共中央新的领导集体高举邓小平理论的伟大旗帜,敏锐洞察发展形势的最 新变化,准确把握时代进步的最新要求,与时俱进继续将多党合作推向前进。江泽民同志高度重视 “共产党领导、多党派合作,共产党执政、多党派参政”的多党 合作格局,一再强调指出:“中国的政局要稳定 ,就必须稳定(多党合作)这一格局”⑻。 中共十六大把“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与政治协商制 度”、“加强同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的团结”作为中国共产党十三届四中全会以来的基本经验予以肯定。

  进入新世纪以来,我国进入了改革发 展的关键时期。经济体制深刻变革,社会结构深刻变动,利益格局深刻调整,思想观念深刻变化。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中共中央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旗 帜,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武装全党,坚持用科学发展观统领经济社会发展全局,提出了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四位一体发展的崭新思 路,带领全国人民致力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事业,并将加强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作为其中一项重要任务。

  在2005年和2006年的 两年时间里,中共中央通过认真总结建国以来,特别是中共中央1989年14号文件颁发以后的15年来,多党合作与政治协商的实践经验和理论创新,中共中央又先后制定 了《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建设的意见》(中共中央2005年5号文件)和《关于加强人民政协工作的意 见》(中共中央2006年5号文件)。两个“5号文件” 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原则、内容、形式、程序和机制等方面作了进一步的科 学规范,对于推进新时期多党合作与政治协商具有里程碑意义。胡锦涛同志指出:“人民民主是社会主义的生命。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是我们党始终不渝的奋斗目 标”⑼,“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就没有社会主义现代化”⑴。在我国,“人民通过选举、投票行使权利和人民内部各方面在重大决策之前进行充分协商,尽可 能就共同性问题取得一致意见,是我国社会主义民主的两种重要形式”⑽。在制度设计上,协商民主主要是依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与政治协商制度的实践予 以体现和保障的。因此,发展社会主义民主,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就必须坚持完善好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与政治协商制度,巩固发展好和谐的政党关 系。

  中国特色政党制度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深深根植于中华民族的文化土壤,因其有着“文化认同”的内在根源和深层基础, 必将在新的征程中继续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并成为人类政治文明的重要实践。在政党制度的探索中,“我们没有搬来西方两党制,在对决中找民主,也不是在多党 制的纷争中找民主”⑾,而是选择了以合作、和谐为主要价值取向的民主方式,以及能够充分体现这种民主价值取向的政党制度和政党关系,这既是中国近现代以来革命、建设和改革实践的必然选择,也是华夏民族文化的必然选择。中华民族崇尚“和谐”的文化理想以及“和而不同”的文化精神,“对我们的文化选择、制度选 择、社会选择、历史选择发生着非常深刻和极为久远的潜在性、决定性影响”⑿,为多党合作政党制度以及和谐政党关系的实践提供了本原性支撑。“和谐”是整个人 类的共同理想,但中国传统文化对“和谐”本质的理解,总体上不像西方文化讲对立与否定,而是讲不同与差异,即“和而不同”。“在中国先哲看来,天下万物正 因差异和不同而呈现出丰富多彩的万千气象,也正因差异和不同而产生出蓬勃的生机与无尽的活力”⑿。“各美其美”、 “美美与共”⒀是中国人关于“和谐”文化的 理想境界,是我们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上保持和谐政党关系的文化动因。

  新世纪新阶段,我们面临的挑战前所未有,机遇也前所未有。科学 技术发展迅猛,各种思想相互激荡,国际竞争十分激烈。经过30年的改革开放,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日趋完善,综合国力大幅提高,社会政治长期保持稳 定,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不断推进创造了良好条件。然而,随着人均GDP越过1000美元大关,我国进入改革发展的关键时期。社会成员间的收入差距在继续 拉大,原有的利益格局正在不断发生深刻的调整和重组;社会分化加剧,不同利益群体之间的身份隔离和利益矛盾日趋普遍,不同利益群体在社会理念和价值取向上 开始出现分化;由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建立时间较短,与之相关的制度建设滞后,民主表达机制不够完善、利益诉求渠道不够畅通;受当前全球金融动荡和经济 前景充满不确定性等不利外因影响,我国经济增长速度开始出现放缓迹象,统筹城乡发展、调整产业结构、转变增长方式和确保经济平稳较快增长的任务异常艰巨。

   经济社会发展中不断出现的新情况和新问题,对执政党的执政提出了更高要求,也给同舟共济的参政党赋予了新的历史使命和社会责任。一是促进发展。我国现阶 段的许多问题和矛盾的产生都是因为经济落后、发展不充分所致,进入新世纪后中国共产党基于对中国国情的认识和对世界经济政治格局提供的难得的战略机遇的把 握,提出了“发展是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的重要论断,着眼推动经济社会全面协调、又好又快发展,提出了科学发展观的创新理念。作为参政党,应该对发展的现 实意义与时代要求有着深刻的认识和理解,既要自觉地将促进发展作为参政议政的第一要务,又要自觉运用科学发展观去观察问题,思考良策。二是维护公平。社会 公平正义是民主社会的重要标尺,是社会和谐的基本条件。在与新的经济体制相适应的政策法律体系尚不健全的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权力市场化造成的行业垄断、 部门利益、灰色福利都可能成为社会公平的最大威胁,因此,民主党派必须更多地关注社会公平,分析影响社会公平的内在原因,为执政党建立效率公平相兼顾的利 益调节政策体系、完善维护社会公平的制度保障提出好的建议。三是关注民生。在当前社会转型的关键期,深化改革引发的矛盾日趋复杂、尖锐,民主党派要怀抱对 人民无限热爱之心来观察社会、关注民生、参与国是。要以高度的责任感投身于改革实践,深入基层,深入群众,了解群众的真实愿望,关心群众的生活困难,特别 要注意了解和反映处于相对弱势地位的利益群体的各种诉求。四是推进民主。发展民主政治,建设政治文明是执政党根据时代发展的需要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 展道路的总体布局中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理所当然应是民主党派义不容辞的政治责任。民主党派要高度重视与执政党的政治协商,在协商中要讲真话、出实招,顾 全大局、求同存异、获得共识。要在实践中与执政党一道探索和推进政治协商与多党合作的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建设,一道发展丰富我国协商民主的内容和形 式,让我国的政党制度及其所体现的协商民主更加适应发展要求,更加充满生机活力。

  民主党派是共产党的诤友,是中国特色政党制度和社会主 义民主政治的实践者,是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重要政治力量。从民主党派的政治功能和当前的社会需要来看,民主党派应该充分发挥其地位超脱、视角特 殊,不易受到政绩和自身利益等因素干扰的地位优势,在应对国际国内经济社会重大变化的方针政策制定中,积极参政议政、建言献策,成为执政党科学决策、民主 决策的重要辅佐。民主党派应该充分利用自身在国家政治生活中享有话语权的政治优势,积极反映社情民意,成为反映人民诉求和愿景的重要通道。民主党派应该充 分发挥其成员与社会各阶层联系广泛的社会优势,主动参与化解矛盾、理顺情绪的社会工作,成为化解利益冲突、维护社会稳定的重要依托。

  今 天,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化,为多党合作开辟了广阔领域,为我们借鉴世界范围的政治文明成果,以更加宽广的视野来认识多党合作制度的自身优势创造了社会条件。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不断推进,为民主党派参与政治、联系社会、履行职能、发挥作用展现了日益广阔的社会平台。民主党派只要秉承先辈为民族复兴而不懈奋 斗的政治理想和与中国共产党风雨同舟、亲密合作的优良传统,本着对国家和民族高度负责的政治责任,自觉遵守多党合作的政治准则,自觉承担“促进发展、维护 公平、关注民生、推进民主”的社会责任,就一定能与中国共产党一道续写和谐政党关系的新篇章,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振兴中华的伟大事业作出新的历史性贡 献。  

  (本文原载于《四川政协报》2008年11月20日四版,2009年3月获得中央统战部宣传办、中国统一战线杂志社“统一战线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征文活动一等奖)

  注:

  ⑴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中国的政党制度》白皮书

  ⑵毛泽东《论十大关系》

  ⑶曹虹冰、崔红星《建国以来多党合作的几种形式》春秋出版社,1988年版

  ⑷《当代中国的统一战线》(下)当代中国出版社,1996年版

  ⑸邓小平《新时期的统一战线和人民政协的任务》

  ⑹《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简史》华文出版社,第244页

  ⑺《邓小平文选》第二卷第187页、432页

  ⑻转引自刘延东《正确认识统战工作的若干关系》(《学习时报》2002年2月)

  ⑼胡锦涛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

  ⑽《中共中央关于加强人民政协工作的意见》(中共中央2006年5号文件)

  ⑾张梅颖《政治协商是通往和谐社会的重要途径》

  ⑿仪平策《文化:中国政党制度建设的重要一维》(《群言》杂志2008年第9期)

⒀费孝通《推己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