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14-04-10]
文章来源:
作者:桂世权、李红

成都大学    桂世权、李红


 【摘要】 目前高校的青年教师,多数都是博士或正在攻读博士,就知识拥有量来说是不差的,为什么教学效果总是让学生们不太满意?究其原因肯定主客观因素都有。到底如何才能消除其中不利的客观因素,使得青年教师们能够积极主动地把知识转化为教学技能进而提升教学能力,进而培养出更多更优秀的大学生?本文试图作一些探讨。
 【关键词】 高校青年教师   教学能力   影响因素   对策分析
  
  今年五月,中组部、中宣部、教育部党组联合印发《关于加强和改进高校青年教师思想政治工作的若干意见》。意见指出,把师德建设作为学校工作考核和办学质量评估的重要指标,对师德表现不良的,及时劝诫、督促整改;对师德失范的,依法依规严肃处理;意见同时指出指出,要建立健全青年教师师德考核档案,实行师德“一票否决制”。《意见》的出台意义重大,用制度守住了高校青年教师的职业道德底线,这对高校青年教师的发展有着积极的指导意义。
  但是,客观地讲,目前还有许多困扰高校青年教师成长的因素存在。究其原因肯定主客观因素都有。到底如何才能消除其中不利的客观因素,使得青年教师们能够积极主动地把知识转化为教学技能进而提升教学能力,进而培养出更多更优秀的大学生?这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目前,40岁以下青年教师占高校专任教师六成以上,因此,任何一所大学,不管目前的综合势力有多么强,如果青年教师的发展受阻,该校就不可能有可持续的发展。怀揣梦想走进高校开始职业生涯的青年教师,是高校的希望和明天,高校的可持续发展与他们的进步息息相关。然而,现实却让一部分高校青年教师感到非常失望:不是他们不想好好提升自己的教学能力,而是现实让他们不能只会教书?不是他们不想留在高校,而是现实让他们只能无奈辞职离去? 不是他们不想扎根专业,而是现实让他们不得不分心去钻营?……跨进高校不到三个月,青年教师们都会彻底悟透这样一个道理:“如果自己只会全身心扎在教学上,这辈子就没什么出息了!”。学生们的综合素质提升的主阵地是课堂,而青年教师们的主要心思却在课堂之外,这种错位是多么地不可思议,然而又大量地真实存在!到底是哪些客观因素致使高校的部分青年教师不思教学呢?怎么才能扭转这种局面,让高校无愧于学生、家长和社会,值得深思。
  一、职称晋升机制让青年教师不敢专心教学
   高校的职称评审一年一次,每位要想晋升职称的教师,都会填一张叫简表的东西,其构成是左边半页包含个人的学历学位、原有职称、读书、工作和进修经历、教学情况等,右边半页包含著作、论文、课题、专家对著作论文的鉴定意见等。多年来早就形成了一种思维定势,平议时一般只看右边半页的内容,左边半页基本不关心。关于教学情况,只要过得去不出大格儿就行。比如教学事故、被学生举报或轰下讲台就算出格儿。因为著作论文的鉴定专家一般是外校人士,他(或她)怎么知道你的教学情况呢?专家鉴定的就是白纸黑字上的著作或论文而已。所以,要晋升职称的老师或者绝大多数高校教师都明白:课再讲得好,学生就是把你吹上天,也就是“水中花、镜中月”而已,只有文章课题才是铁板定钉的事儿,后者才与自己的切身利益密切相关。
  在高校的青年教师,如果职称老是上不去,很多机会都要与你失之交臂,比如,提干、申报高级别的课题、各种各样的评奖评优、各种带头人、甚至最滑稽的是评教学名师也主要看的是科研,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你在高校的发展空间与你的职称直接相连。
  这种不正常现象,高校的主要领导清楚、无奈甚至痛苦却无能无力,因为高校的排名和评比也是以科研论的,况且一般的高校还没有职称评审权,你手下的老师的职称评审决定权在别人手里,别人只看科研,你一点办法都没有。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如果你是高校的青年教师,你敢一心扑在教学上吗?
  当然教学和科研应该相互促进,高校也一直都这么倡导的。问题的关键是:对青年教师而言,一没职称、二没人脉、三没经济,发文章、拿课题这些东西的潜规则已不是什么秘密,
青年教师怎么办?剩下的可能多半是郁闷与无奈。
      我们现在习惯把大学分为:研究型大学、研究与教学型大学、教学型大学。看似作了一个清晰的分类,但深入调查你会发现,任何大学都会把科研放在第一位。不是说科研不重要,关键是大学的第一要义是培养学生,心思都不在教学上,培养学生从何说起呀!
      二、经济压力让青年教师不能专心教学
      就目前国内高校青年教师的经济收入来看,与高得离谱的房价、不断上升的物价、节节上窜的结婚、生养孩子的成本相比,换个角度你就知道他们承受着多么残忍的压力。每个月两、三千元的收入,如果来自平穷的农村家庭和城市平民家庭,还要偿还读书时的欠债,这日子就可想而知了。举个例子吧:有位年轻博士刚分到高校,每个月近三千元的收入,白天在学校上课,晚上去培训学校上课,周末还要去帮别人搞策划,这样三份收入加起来勉强可以供房贷、养儿子,三十来岁了,不但对父母没有任何回报,房子的首付款还是父母东挪西借凑起来的,每每说起父母内疚感、甚至自罪感很重很重、眼圈红红的,让人心疼。考虑到儿子未来的教育,他说自己不能停步。他说目前最大的心愿就是父母不要生病、否则子欲养而亲不待的话,他一辈子会后悔致死。他真诚地说,其实很想在学校好好干,非常希望成为一位受学生欢迎的好老师、受领导重视的好青年,把全部身心投入到学校来,可是谁来替我养这个家?他甚至后悔不该读博士,早点出来工作为父母分忧。我们可以做个推定,像这样的高校年轻老师,可能应该有一定的比例。他们到底有多少精力投入到课堂教学中去呢?怪谁呢?怎么办呢?好像理论上有答案,现实中却找不到答案。
      改革开放这么多年,国家走到今天,综合国力大大增强、老百姓的日子总体越来越好了,但贫富差距越拉越大,出身底层的青年教师承受的身心压力越来越多。父母家庭条件优越的,对这个教师职位心态上重视程度不够,因为他(或她)不靠这点收入生活;出身贫寒在心态上想重视,现实又很残忍,逼着他们不可能把心思投入课堂。
      三、职务选拔机制让青年教师不会专心教学
      高校应该是充满学术、民主的地方,各种职务的选拔晋升应该充满公平与公正。但事实可能恰恰相反,朗朗校园同样衙门气息很浓。干部的提拔让人充满猜测与想象。为什么好多年轻教师热衷提干,有一位年轻教师总结的原因有:其一是与政府官员级别对应;其二是能上不能下;其三是可以在有限的校园里掌控资源;其四是可以产生马太效应;其五是可以找到人上人的感觉。
     我们不能说这位年轻教师找的原因都正确,但至少有一定的道理。我国目前的政府官员队伍中确实有一部分是从高校走出去的;关于能上不能下的问题,现实就是如此,只要你提干成功,不犯错误,哪怕没有任何成绩可言,也不可能把你免职,大不了从这坑儿挪到那坑儿,直到你的年龄到点。除非你主动辞职不干可以另当别论;关于掌控校园资源一说,比如申报课题,比如评优评奖,出国考察、还有一些不必多说地对资源的支配权。举个例子:每个学校的职称评审委员会,仔细考察你就会发现有几个普通教师,几乎都是干部组成,甚至有的高校的中层干部本身是副教授,却是评审教授的评委,别的不说,其心态如何平衡,没有平衡的心态,何来公平的评审?关于马太效应问题,资源支配权可以换取广义的人脉资源,拥有这两样东西,在小小的校园内,你说还有啥事儿办不成呢?至于找到人上人的感觉,曾爆北京有所高校的一名科长居然把一名教授骂得狗血喷头。
  在这样一个以官为尊的校园现实氛围和心理氛围中,年轻教师如何把心安放三尺讲台?高校的干部选拔机制到底是不是公正、公平?是否为青年教师提供了让他们心服口服的平台和机会?恐怕不见得。这才导致要想提干的青年教师必须分出相当一部分精力去揣摩甚至钻营。否则,即使你埋头苦干,提干的机会可能不会主动到来。
  四、对策分析
  开始走进高校教师队伍的青年教师,虽然有书本知识,但要把知识转化为精湛的教学能力,受到学生们的广泛好评,没有好几年时间的专心磨练,是不可能成为一名合格的成熟的高校教师的。可现实是好多青年教师跨进高校不久,心就散了,这很不正常。有没有办法把他们的心首先聚焦到讲台上来,让他们用心思去思考:学生在想什么?学生想要什么?我能给学生些什么?我还欠缺什么?
  应该说办法是有的,可是说心里话,写到对策分析,甚至不想写下去了,不仅因为写着痛苦,更是缘于各种媒体和场合人们谈得太多太多,却难见成效。
  (一)关于职称晋升机制
  有的高校尝试这样做:凡是申报职称的教师,必须先过专家组成的课堂评议这一关。如果听课专家对你的课堂教学给出不合格的结论,你再多文章、课题也不会让你申报。这样把教学水平前置的做法,肯定会有一定的督促作用,但是可能也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因为,已经评了职称的老师如果没有在教学上设置的淘汰机制,明显就对后来者有失公平。而这种机制现在一般只在科研方面有些考量,即多少年的科研任务完不成,职称下调,而对教学的考量几乎没有。所以才会出现高校存在高职称的教师课堂教学质量不尽人意,却丝毫不影响职称的稳定性的现象。
  较好的办法可能是:对已经评上职称的所有老师,实行教学、科研双淘汰制;同时对申报职称的教师设置“课堂教学质量”考评前置程序。
  (二)关于经济压力的缓解
   这个问题太大,从本质上说,给国家对教育的投入直接相关。因此实在是书记校长也无能为力的事儿。需要多方呼吁和耐心等待。
   建议:可不可以对高校的年轻教师,像大学生这样从经济上进行贫困与非贫困的分类,然后对确实贫困而优秀的青年教师进行资助,让他们专心、安心从教。
  (三)关于提干的问题
   一劳永逸的高校干部使用制度,对青年教师确实是一种诱惑和误导。能上不能下,没有太多竞争与公平的机制,对他们更是一种伤害,对高校本身也是一种伤害,尤其对学生是一种伤害。喊了多年的高校去行政化和教授治校,雷声大雨点小。何时真正落实,不得而知。
   建议:取消高校干部的变相终身制;引入淘汰制;同时,高校干部的选拔设置“课堂教学质量”考评前置程序;另外,与教学相关的高校干部每年进行课堂教学竞赛,凡是教学水平差的干部,告诫直至解除行政职务。
   这样做,对一心只顾提干的教师是一个很好的矫正,同时也让普通教师心服口服,更是给那些提干后对教学毫不用心的干部一个很好的警戒。
  
   没有青年就没希望,各级管理者应该想尽办法把高校青年教师的心拉回来、安定好,让他们在三尺讲台上充满成就感,幸福感。教学才是高校的中心工作,说的再多没用,重要的是看我们怎么做。
  
  作者简介:
      桂世权(1966-),男,成都大学教授,民盟成都市委委员,成都市人大代表。
      李红(1963—),女,成都大学副教授,教育心理系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