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20-05-25]
文章来源:宣传处
作者:宣传处


微信图片_20200525110236.jpg

▲全国人大代表、民盟四川省委副主委、成都市副市长  刘旭光

 



    年初的新冠肺炎疫情,迅速席卷全国并造成了巨大损失。

    刘旭光说,“这次疫情暴露出我国在公共卫生体系、卫生应急管理、医疗资源保障、社区群防群控等多个方面还有短板和不足,亟需建立和完善一个更为灵敏可靠的、能够应对未知传染病的监测预警防控体系。”



微信图片_20200525110251.jpg

▲刘旭光调研检查疫情防控工作



    他建议通过哨点前移、社会参与、信息支持、专业支撑,建立权责清晰、协调联动的,可应对未知传染病暴发的更为敏感可靠的监测预警防控网络,做到“早发现、早报告、早响应、早处置、早公开”。

 

    早发现:加强基层机构的哨点作用

    一是哨点前移,把监测哨点从医疗机构前移到全社会,监测对象从已知传染病的确诊病人拓展至发热腹泻患者、疑似患者、确诊患者、密切接触者这四类人。

    二是建立机制,通过个人健康申报、公共区域体温监测、各机关团体、企事业单位、学校健康管理等手段,筛查发热、腹泻患者,由管理责任人与属地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乡镇公立卫生院或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联系对接,及时做好发热腹泻患者的追踪、筛查工作。

    三是数据挖掘,对于短时间、同一区域内,聚集性发现发热、腹泻患者,或者某一时间段相关患者数量同比迅速增加,应当高度关注,立即开展流行病学调查,确保传染性疾病的早发现。


    早报告:建立新发传染病上报优先通道

    一是建立未知传染病报告的“VIP通道”,在现有的传染病网络直报系统中,单独设计一个未知传染病的特殊模块。

    二是加强基层“守门人”医务人员公共卫生意识,建立激励机制鼓励“吹哨人”,技术上,直报系统要对基层医生更友好。

    三是加大奖励惩处力度,建立按时报告有奖、迟报瞒报受惩的机制。


    早响应:提升疾控系统(CDC)的地位与责权

    一是建立组织体系,提高CDC地位和责权,同时整合机场、车站、码头相关职能职责,参照安全生产管理机制,由属地政府常务负责同志分管,协调整合疫情防控所需公共资源,相对独立的处置公共卫生突发事件,做出如何应急响应的决定。

    二是根据监测未知传染病的“三间”分布情况,按照应急预案,启动不同级别应急响应。

    三是建立社会群防群控、联防联控机制,全面总结本次新冠肺炎工作经验。


    早处置:明确各级决策指挥的责权规范

    一是分级处置,构建有效的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工作机制,由医疗系统和疾控系统互相配合提供病例监测、流行病学调查、密切接触者管理等情报信息,由专家体系进行评估研判、给出建议,由各级政府作为公共卫生事件中的指挥主体,参照现有已知传染病风险级别做出决策。

    二是协同联动,构建全社会、全网络的联防联控与信息互通机制,实现系统内、部门间、区域间信息共享和联防联控。

    三是分区管理,根据不同区域“四类人”数量情况,实行不同处置方式,既要尽快处置好传染病暴发流行隐患,也要尽量减少对经济发展和人民群众生产生活的影响。


    早公开:完善传染病疫情信息公开的制度法规

    刘旭光认为,信息早公开是传染病最好的杀毒剂,是公众最好的防护服,也是政府最好的执行力。要用法律手段做出明确要求,针对所有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在明确公开的目的基础上,给出时限,给出程序,明确由谁、对哪些情况信息、通过何种方式公开,使政务公开透明让群众信任,公众参与不断提高健康素养,卫生机构的专业意见能够在全社会落实,全民防控水平真正提高。


微信图片_20200525110312.png

▲刘旭光调研药品供应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