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20-09-02]
文章来源:宜宾市委
作者:《宜宾民盟史》编委会

何雪松(图片来源于网络).png

何雪松(1918——1949),宜宾高县人,民盟盟员、中共党员。

1949年底,国民党反动派逃离重庆前夕,对囚禁在渣滓洞、白公馆的革命者进行了疯狂的大屠杀。解放军到达后,在渣滓洞、白公馆找到被杀害的民盟盟员烈士遗体共27具,其中一位就是何雪松。

1949年11月27日敌人大屠杀时,在渣滓洞楼下6号牢门,他双手紧握着木栅栏,用身体挡住狂风暴雨般倾泻而来的枪弹,掩护其他难友破窗突围,壮烈牺牲。①

何雪松被捕后,他的家人和民盟组织利用社会关系多方营救,曾通过刘宪文(行辕二处处长徐远举的朋友)出面与徐远举交涉。徐远举亲自找何雪松,劝他自首,表明身份,即可获释。何雪松严词拒绝,以至长期被囚。

1948年4月,何雪松被转囚于渣滓洞楼下五室。由于何雪松为人正派,刚直不阿,办事果断,被推为室长,在对敌人斗争中他总是站在最前面。当时狱中由于看守特务层层贪污,克扣粮食,“犯人们”都吃不饱,要求采购员公布伙食帐。特务恼羞成怒,大打出手。整个监狱的难友都不约而同地怒吼起来:“不许打人!”大家商定以绝食抗议敌人的暴行。绝食后,何雪松挺身而出向看守所长提出要求:“士可杀,不可辱。我们是政治犯,看守人员无权打骂政治犯。坚决要求撤换打骂人的采购员!”狡诈的看守长被迫答应了条件,难友们取得了绝食斗争的胜利。

当时,狱中的“犯人”大多是秘密抓来的,家属亲友不知其下落,不许通信、寄钱、送东西。许多人身无半文,连手纸、牙刷、针线等生活必须品都没有。难友们利用看守长李磊(猩猩)和管理组长徐贵林(猫头鹰)之间的矛盾,成立了互济会,由李磊任会长,大家推选何雪松为副会长,何雪松利用副会长的合法身份,往来于各室,筹集现金、实物,互通信息,为大家做了不少工作。

狱中党员陈作仪、韩子重联合何雪松开展了策反看守的工作。

当年被策反的渣滓洞看守黄茂才回忆③:

那时,这共产党和民主党派是怎么回事暂且不说,让自己大惑不解的是,渣滓洞还关进来两个国民党军队的校级军官,一个是青年军203师的何雪松上校,一个是成都驻军的韩子重中校。军统档案中注明一个是民盟,一个是共产党。这就怪了?如果他们也是共产共妻的凶恶匪徒,那你国民党还委任他上校、中校的干什么?

黄茂才看见何雪松、韩子重穿着校呢军制服给铐进了渣滓洞,好奇之后生疑问,他借查号子的机会同何雪松、韩子重接触交谈多了,丝毫感觉不出他们身上有什么匪气,倒给人一种一身浩然正气的感觉!何雪松以川南老乡身份告诉黄茂才:“国民党腐败,当官的喝兵血、吃空缺,政权机构里的许多人可算是五毒俱全,这些在我们203师我是亲眼所见!……”

黄茂才心中的疑问越来越多,他开始为韩子重、何雪松他们作一些传递物品之类的事情,后来狱中党员陈作仪、韩子重联合何雪松,通过黄茂才,曾两次趁放风时机将渣滓洞监狱警卫连长邬治声约到狱内黄的宿舍谈话。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黄茂才担任过老家荣县的政协委员,1997年10月,他受聘到重庆烈士陵园纪念馆,指导渣滓洞的修复工作。

1948年11月底,被囚在渣滓洞的一些诗歌爱好者秘密组织了“铁窗诗社”,运用诗歌这个战斗武器,诅咒黑暗,歌颂光明。何雪松是诗社发起人之一。他常利用放风的时机,与各室爱好诗歌的同志联系。1949年春天,在一次秘密的诗社集会上,何雪松朗诵了他创作的《灵魂颂——献给小江(指江竹筠)》。在江姐的爱人彭咏梧牺牲一周年纪念日,他又写了《海燕》一诗,对江姐表示慰问:

你——

暴风雨中的海燕,

迎接着黎明前的黑暗。

飞翔吧!

战斗吧!

你——

骄傲的海燕。

这一气度恢弘、热情奔放的颂诗,表达了对江姐这位无产阶级革命战士的无限崇敬和热情讴歌。

1948年12月15日,解放军战士龙光章在渣滓洞被敌人折磨致死。难友们推选何雪松等人向所方交涉,迫使所方答应了给龙开追悼会等要求。何雪松与难友们还编写了挽联:

是七尺男儿生能舍己

作千秋雄鬼死不还家

1948年冬,人民解放军节节获胜,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已面临全面崩溃。被囚于重庆渣滓洞的何雪松满怀激情,挥笔写下《迎接胜利》的壮丽诗篇:

乌云遮不住太阳,

冰雪锁不住春天,

铁牢——

关住了战士的身子,

关不住要解放的心愿。

不怕你豺狼遍野,

荆棘满山,

怎比得,

真理的火流,

革命的烈焰。

看破晓的红光,

销铄了云层,

解放的歌声,

响亮在人间。

用什么来迎接我们的胜利?

用我们不屈的意志,

坚贞的信念!

1949年春节这天,难友们经过酝酿举行了联欢会,何雪松怀着兴奋的心情参加了这次集会。一位难友问他:将来能出狱的话,你想干什么呢?他爽朗地回答:“还是干革命嘛!”

1949年10月24日,行辕军法处提审何雪松、李子伯、肖中鼎三人,拟以“共匪”罪名枪杀。三人一致否认“武装暴乱”之事,坚持说自己是爱国知识分子,法官无罪可判。加上二处与军法处有矛盾,拒不交出李荫枫到庭受审,军法处无可奈何,又将何雪松等三人送回二处,关进渣滓洞楼上8室。

11月下旬,山城快天亮的前夕,怙恶不悛的蒋介石溃逃前亲自下令对关押在白公馆、渣滓洞的革命者实行大屠杀。27日深夜,黑牢里寒气袭人,忽然,一声口笛划破了夜空的寂静。看守长在放风的坝子里吼叫着:“楼上的人全部下来,我们要办移交了……”

很快,楼上所有“犯人”被集中在楼下,全部女同志集中在八室,何雪松转囚六室,牢门全部上锁了。四周警戒森严,特务们忙着焚烧文件和档案。顷刻,荷枪实弹的特务们蜂拥而入,在八间牢房门口排成一字。一声射击口令之后,响起了罪恶的枪声。

何雪松高喊一声:“你们这些强盗也活不了多久了!” ④然后强撑着负伤的身体,紧握着木栅栏门,象钉子一样铆在那儿,用身体挡住狂风暴雨般倾泻而来的枪弹,掩护其他难友破窗突围,用自己的鲜血换来了战友的生命……

“打倒法西斯!”“打倒蒋介石!” “民主万岁!”口号声与枪声交织在一起,震撼着这人间魔窟。

民盟盟员何雪松壮烈牺牲时,年仅31岁。

解放后,中共重庆市委根据何雪松生前的要求,追认他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授予革命烈士光荣称号⑤。

参考文献:

①尚丁:《生死渣滓洞》,《重庆民盟报》1999年11月30日。

②⑤《宜宾英烈》,中共宜宾地委党史工委编,1987年。

③曹德权:《<红岩>揭密》,中国文联出版社,1999年。

④傅伯雍:《一个幸存者的追忆》,垫江县政协《文史天地》1998年。

图片来源于网络